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554章 血染江山图(张远洋冠名)

人间极乐 > 第554章 血染江山图(张远洋冠名)

第554章 血染江山图(张远洋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要寻找鬼市、民间之间的交易物品,这些物品有一个特征,就是价格极其昂贵。

    我要找这个藏品,当然要从聚芳斋拍卖行经手过最贵的藏品开始查起了。

    邱继兵想都不用想,说道:最贵的那件藏品,是08年拍出去的一件字画!

    我询问道:什么字画?

    “千里江山图!”邱继兵脱口而出。

    我和龙十六对视了一眼,竟然同时没忍住,都笑出了声。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们俩笑得前俯后仰。

    邱继兵问我们:你们笑什么?

    我收起了笑容,跟邱继兵说:老邱,你耍我们呢?千里江山图,在故宫博物馆里藏

    着在呢,什么时候轮到聚芳斋拍卖了?

    邱继兵说道:我说的不是《千里江山图》的真迹,我说的赝品。

    “赝品卖了多少钱?”我问邱继兵。

    邱继兵说:卖了两亿七,但是,这笔交易,是通过暗拍的方式,进行的。

    拍卖会拍卖的藏品,分两种方式拍,一种叫明拍,一种叫暗拍。

    明拍好说,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轮番叫价,价高者得呗,这种明拍的结果,会跟

    媒体公布,也会跟国家上报。

    暗拍就不一样了,就是聚芳斋,自己做局,约七八个买主,找个地方,私下拍卖,

    虽然也是价高者得,但是拍卖的结果,除了在场的几个人,其余人一概不知道。

    这幅《千里江山图》的赝品,就是通过这种暗地里约局的方式,拍卖出去的。

    龙十六一旁说道:不可能,一件赝品,怎么会卖到两亿七?

    这搞收藏的,最忌讳赝品,赝品拍卖出天价,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邱继兵点了跟红梅烟,说道:因为这幅画,是顾诗雨画的!

    “顾诗雨画的?”龙十六问。

    我对古玩懂个大概,但不甚了解,我问龙十六:你知道顾诗雨是谁?

    龙十六点头,他说:顾诗雨啊,也是宋朝皇家画院的画师,和那王希孟,供职的是

    同一个单位,但是他们俩人呢,年代隔得有些久远,在王希孟死后的第三十年,顾

    诗雨才正式进入了皇家画院——和王希孟一样,顾诗雨也是个画画天才,而且她是一

    个女子!

    “女画师?”

    “对。”龙十六说:当年那个环境,重男轻女嘛,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顾诗雨能在

    那个环境下,进入皇家画院当画师,那是何等的天资?何等的才华!这顾诗雨和王

    希孟之间,还有一段佳话呢。

    “什么佳话?”白万岁问。

    龙十六说道:顾诗雨十分崇拜王希孟,她在成为宫廷皇家画师后,画了一副《柏翠

    山居图》后,得到了当时皇帝的赏识,皇帝就奖励顾诗雨,让顾诗雨观摩王希孟的

    画作。

    王希孟的画,在当时也是国宝奇珍,只有皇帝和皇帝的妃子才能观赏,顾诗雨以

    往,是没机会看到的。

    那一次,顾诗雨在得到奖励后,看到了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真迹后,彻底着了

    迷、入了魔。

    她从此,专心临摹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画了几十张临摹画。

    龙十六说:现在流传下来的,最珍贵的《千里江山图》的临摹画,都是顾诗雨画的,

    这算是那个时代的才子佳人了,不过……我曾经去过一次拍卖会,也见过他们拍卖顾

    诗雨的临摹作品,是很贵,但没听说这么贵啊,画的收藏价值在五百万左右,炒作

    炒作,能卖个一千万,结果你们聚芳斋,一张画卖出了两亿七?这也太过于夸张了吧?

    邱继兵把烟头摁灭,跟龙十六说道:你知道顾诗雨有这么一件事吗?

    “什么事?”龙十六问。

    “杜鹃泣血,天降画灵。”邱继兵说。

    龙十六听了这八个字,浑身一震,他下意识的念叨了起来:杜鹃泣血,天降画灵的

    事,竟然是真的?

    “是真的。”邱继兵说道:聚芳斋拍卖会,拍卖出天价的《千里江山图》赝品,就是顾

    诗雨的“杜鹃泣血”。

    “那就怪不得两亿七了,值这个价格。”龙十六喃喃道。

    白万岁特别好奇,他跺着脚,问龙十六:那你倒是跟我和小祖普及普及,这幅赝品

    到底怎么就值两亿七了?你别一个人吃独食啊。

    龙十六转过头,跟我和白万岁,讲起了“杜鹃泣血,天降画灵”这个传说。

    那顾诗雨不是往后大半辈子,一直都在临摹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吗?但是,她的

    画,还是少了一分意境。

    她的画,缺了一分广阔的眼界,没办法把画里的江山,画得更加开阔。

    她临摹到四十五岁,也始终达不到王希孟的境界,而且她因为长期用心作画,十分

    劳累,积劳成疾,大病了一场。

    很快,病情恶化,顾诗雨熬不过去了,身体一天天的变差,她却有一个心愿未了,

    就是画一张让自己满意的“千里江山图”,她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件事,很快,在

    她的弥留之际,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神仙,神仙告诉顾诗雨,说:怜你痴情

    作画几十年,我教你一个法子,你找人,把你家门口喊叫的杜鹃,给抓来,砍了她

    的脖子,然后你吸干他的血,画灵附体,下笔如神。

    顾诗雨醒过来后,真的听到外头有一只杜鹃鸟在鸣叫,她让自己家里人,把那只杜

    鹃抓了,然后砍断它的脖子,她要喝那杜鹃的血。

    家里人照着顾诗雨的说法,真的去办了,他们砍断了那只杜鹃鸟的脖子,然后把鸟

    的断脖,递给了顾诗雨。

    顾诗雨疯狂的吸溜着血液,她越吸,约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本能复苏了。

    她坐在了画桌前,拿起了笔,开始作画。

    她从来没有如此精准的作画,每一笔、每一画,都有如神助。

    她这一次,精准、富有意境的,把整副千里江山图,给临摹了出来。

    在她画完的那一刻,顾诗雨再也只撑不住了,连续喷了许多口鲜血,死去了。

    她临死却没看到她临摹画最精彩的一刻。

    她喷出的鲜血,落在了那千里江山图上,仿佛所有的山峦,开遍了映山红,整幅画

    比起原画来,多了几分妖艳之资。

    后来,人们管这幅画,叫《血染江山图》。

    我听完,不限唏嘘,两个天才,靠着一幅画,生死相隔,交流几十年,最后,也算

    了了溯源,黄泉之下,如果两人有知,必然是一对极好的朋友!

    龙十六说:那聚芳斋的《血染江山图》,值两亿七——虽然是赝品,但是却和原作,几

    乎是同一个水准。

    接着,龙十六又凑我耳边,说道:小祖哥,这幅图有可能和鬼市有关系——听说这

    图,三百年前就失传了,前些年忽然现世,必然有鬼!

    我点了点头,问那邱继兵:谁买走了《血染江山图》?

    “林志兴。”邱继兵说:川西最大地下赌场的老板之一——家大业大!
    
下一篇   第555章 切腹养鬼(张远洋冠名)          上一篇   第553章 人间兵器(纪梵希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