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529章 胎记.画(苏邪冠名)

人间极乐 > 第529章 胎记.画(苏邪冠名)

第529章 胎记.画(苏邪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徐沂蒙砸死了司机一家后,被警察逮捕了。

    他没有抵抗,去了公安局。

    在公安局里,他眼前看到的小鬼、女友,依然还在。

    他被关押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他朝着女友芳芳的方向,喊道:你特么到底想干

    什么……老子人也帮你杀了,你还缠着我?你跟巫公说过的,你说……只要我帮你杀人

    了,你就不再缠着我了——你言而无信!

    芳芳的鬼魂,缠住徐沂蒙的这些日子,没有跟徐沂蒙说过一句话,但这一次,她开

    口了,她阴森的露出了极坏、极阴险的笑容,她说道:徐沂蒙……你曾经说过会保护

    我,可你在我被人强暴的第一时间,就一个人跑了,你也言而无信!我要缠着你,

    缠到你死……我才解恨。

    莫老生说到这儿,说道:其实这个徐沂蒙啊,也是特么活该,他在监狱里,一次又

    一次的询问狱警,什么时候枪毙他自己,他像渴望礼物的小孩,渴望着枪毙,渴望

    着终结自己的生命……而且他还不能自杀,因为芳芳不允许,芳芳就是要折磨他。

    我听到这儿,才点头:怪不得徐沂蒙被枪毙的时候,竟然会笑,他经历过比死亡还

    要可怕的东西,死亡反而算不得什么了。

    “哎呀,男人还是要勇敢点。”莫老生说道:那徐沂蒙的女友死了之后,他不但能看

    到女友的鬼魂,甚至还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鬼……其实是他巫媒体质的媒窍开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巫媒,但媒窍一直没开,所以见不到奇怪的事,这徐沂蒙,算是后

    天开的窍了,他真的是巫媒。

    我甚至还感觉,徐沂蒙事件里的巫公,他应该和芳芳商量好了,做了个局,去让徐

    沂蒙杀人,巫公明明知道,徐沂蒙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小鬼,根本是媒窍开了,只要

    不死,就一直能看到那些诡异、阴森的小鬼。

    巫公为什么骗徐沂蒙,还要做局呢?我估计,应该是巫公瞧不上徐沂蒙这种贪生怕

    死的小人,要帮芳芳一把。

    巫公、巫婆帮小鬼,也是很正常的事。

    莫老生说到这儿了,把竹筒递给我,说:小祖哥,你这回,相信这竹筒里的阴魂,

    是巫媒阴魂了吧?

    “信了。”我拿起了竹筒,跟莫老生说道:莫老哥,钱待会转你!

    “那没问题,我还能不放心您小祖哥,您慢走……我啊,接着钓鱼去了。”

    ……

    我和莫老生分道扬镳。

    我拿着阴魂竹筒,上了车子后,我先给莫老生转了三十万过去,然后开着车,去了

    医院,老朱、龙十六和白万岁,还等着我呢。

    我到了医院的特护病房里,发现老朱和龙十六、白万岁,聊得挺开心。

    他们三个,都爱聊天,也都有各自的经历。

    白万岁讲自己一千年的经历,龙十六讲倒斗的奇闻,老朱回忆自己的排雷兵生涯,

    三个人凑一块,都能开茶话会了。

    甚至老朱见到我的时候,还跟我说:哟,小祖,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们这聊得挺好呢。

    “看出来了。”我笑着说:不过,不管聊多好,都得先把阴阳绣做上,老朱,你得尽

    快把狐仙的契约给毁掉,不然,还指不定出多大乱子呢。

    “要做,要做。”老朱站起身,左手拍拍屁股,接着他问我:对了,我的右手,还能

    接上吗?

    “有!”我笑着说:把这蛊给除了嘛,蛊能下就能除,但是需要有特殊的方法。

    “那特殊的方法,你有吗?”老朱皱着眉毛,问我。

    我还没答话,龙十六拍了拍我的肩膀,跟老朱说:老朱,你知道小祖他母亲是谁

    吗?那可是苗疆蛊母,天底下比他母亲会玩蛊的人,可真不多了。

    老朱哈哈一乐,说道:哎哟,这是名门之后啊,我今天走运遇到你们,不然我这老

    命,只怕保不住了。

    白万岁一旁说道:老朱,你说你年纪都怎么大了,还挺惜命啊。

    “我能不惜命吗?我那些老战友,都靠我一个人养活着。”老朱笑得很灿烂。

    我听了,却有些吃惊,问老朱:你还养着你的战友?

    “是啊!”老朱说道:我们当年排雷兵团,七八十号人,从战场上回来的,还剩下三

    四十个,除了我和另外一个战友,其余的,都是残疾,有些人的腿断了,有些人手

    断了,有些人眼睛瞎了,耳朵聋了,他们都失去了劳动力,可是他们也有家庭啊!

    “我就跟我那战友一合计,说我们一起做生意,把这些战友都养活起来。”老朱说:

    我们是战友,曾经生死都绑在一起的兄弟,我们有完好无损走出雷区的人,就不会

    把那些残疾的兄弟抛弃!

    老朱说:我现在生意这么大,都是和我那个身体正常的战友白手起家的——我这战

    友,六七年前得了癌症,死掉了,现在还在养活我那些残疾战友的,就剩下我一个

    人了,我不能死,我死了,没人养我那些战友。

    我跟老朱说:那你可以让儿子接着养啊。

    “不,他根本不能体会那种友谊,那种大家每天都同生死共患难的友谊,如果我死

    了,他肯定得把我那些残疾战友,给踢到一边去。”老朱说道:我还有使命没完,

    我不能死!

    这老朱,是个好人,怪不得他并不愿意把自己的命,当做换取后代福报的筹码呢,

    他是舍不得自己的战友,他这些年,用自己的双手,为那些残疾战友,撑起了一片

    天,他要是死了,那战友的天,就塌了。

    我跟老朱说:行了,别的话不说了,来,你趴在床上,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做一副

    阴阳绣刺青。

    “多谢。”老朱伸直了手,让我帮他脱了衣服后,他趴在了床上。

    我拿出了纹针、染料、阴魂这些材料,同时,我先拿了一块毛巾,把老朱背后的污

    渍、血渍都给擦干。

    我在帮老朱擦背的时候,第一次认真的审视了他的后背,我发现他后背,有一些奇

    怪的地方,他的后背,竟然有一幅画,这幅画,颜色特别的浅,没把老朱背擦干净

    之前,几乎就看不见。

    而且,哪怕这画被我瞧见了,我也不知道这幅画,到底画的是什么,因为它像“被

    泼过水的国画”一样,一团团的墨迹,互相融合着,完全看不出名堂来。

    我问老朱,说:你背后还有一幅画?

    “哦!那是胎记,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老朱说:不过这胎记啊,刚出娘胎时候挺明

    显的,现在年纪越大,反而就越浅,我估计等我进棺材那会儿,这胎记,就彻底没了。

    老朱十分乐观,他回过头,说道:嘿,小祖,你说这胎记,算不算某种机缘巧合?
    
下一篇   第530章 莽三奶奶(墨小玥冠名)          上一篇   第528章 灭门的疯子(云淡月浅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