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511章 人皮纸鸢(纪梵希冠名)

人间极乐 > 第511章 人皮纸鸢(纪梵希冠名)

第511章 人皮纸鸢(纪梵希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对,我大女儿吃过死人肉,自然知道死人肉是什么气味。”田大掌柜又说道:但是

    有一点,我需要纠正你……我大女儿不是一直都在吃死人肉,她吃了两年多,就不愿

    意再吃了,她说她没那么心愿,不想当阴行大哥,她只想过正常人的日子,因为这

    事,我没少跟她吵架,可是……最后我没执拗过她,她像正常人一样,去读书,然后

    毕业了,就去当了一个幼儿园的老师!

    田大掌柜又说:不过,这些年我想通了,我女儿当个幼儿园老师也挺好的——她能感

    应善恶,如果选择了别的工作,一旦遇到了那些险恶用心的人,她会很难受,幼儿

    园都是小孩,小孩基本绝大部分都是善良的、纯真的,她在幼儿园上班,她自己很

    开心。

    “她开心就好。”田大掌柜说。

    我笑了笑,没想到这田晓婧原来经历了这么多,而且,她和我还真是有渊源。

    点出田晓婧脑中长眼的人,是善水先生。

    我前段时间,才和善水先生,成了朋友呢。

    我跟田大掌柜说:田晓婧知道那些绑架她的阴人,在吃烤人肉,她还有说别的吗?

    田大掌柜说道:我大女儿让我提醒你——小心这些人,挚爱吃人肉的人,就是野兽!

    野兽没有理智,只有嗜血,你和这些野兽一般的阴人交手,千万不要留手,不然……

    他们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兽性”。

    我点点头,这倒是个有用的消息——原来,那群潜伏在川西夺宝阴人、川西阴行的大

    人物里头,已经有不少人变成了野兽,得小心防范呐。

    我跟田大掌柜说:谢谢大掌柜,以后我必然多加小心。

    “这次你救了我女儿,实在感谢,多的话不说,往后有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

    口。”田大掌柜挂了电话。

    这是今天晚上发生的第一件事。

    这件事,让我明白——我计划中要戏耍的那群人里,有些人已经变成了野兽,千万不

    可等闲视之。

    第二件事呢,就发生在我洗完了澡,准备睡觉的时候。

    在我准备拉好窗帘,要好好休息,补充我的精力的时候,我的窗户外头,忽然出现

    了一张猴子脸。

    这猴子,隔着窗户,冲着我笑。

    我盯着那猴子,仔细的看了一眼,却发现,这猴子啊……穿着人的衣服。

    这猴子,我见过。

    它就是给红叶寺后山的野树先生,抬轿子的猢狲。

    这猴子半夜趴在我窗户上,肯定是有事。

    果然,这猴子咬破了右手,在我的窗户上,写下了一排血字:红叶寺后山,野树先

    生有请!

    野树先生要见我?

    我可好些天没见到那野树先生了。

    我跟那猴子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去。

    猴子这才离开了我的窗户,双手攀援着小区楼的防护栏、水管等等物件,下了地,

    消失在了夜色中。

    我换了一套出门的衣服,出了门,拿了车,去了红叶寺的后山,一直山鼠带路,带

    着我去见野树先生。

    晚上十一点四十,我到了野树先生居住的石洞里头。

    野树先生已经煮好了一壶茶,跟我说:小祖,请喝茶。

    我端过茶杯,询问野树先生:你要是见我,直接去我家里找我就好了……干嘛让一猢

    狲带话?

    野树先生笑着说:迫不得已啊——小祖,你从那地穷宫出来之后,就陷入了宝藏谣

    言,多少阴人潜伏在出川西,窥伺你的宝贝,我如果去见你,多半,有一些暗中盯

    梢你的眼线,能偷听咱们的谈话,隔墙有耳。

    我问野树先生:那你不怕我把那些盯梢我的眼线,带到你这儿来了?

    “这个倒不怕。”野树先生说道:我这后山,有各种迷阵,如果不是山鼠带着你进

    来,你进不来!那些盯梢你的眼线,更加进不来!

    他顿了顿,又说:而且……这山中万兽,都是我的眼睛,严防死守之下,陌生人要到

    了你我的跟前,我早就察觉到他的行踪了。

    哦!

    怪不得野树先生喊我过来了。

    我问野树先生:你找我来,又为了什么事呢?

    野树先生说:前些天,你出地穷宫的时候,你派了龙二来找我,龙二跟我说,说昆

    仑玉教要的那副隐藏“极乐人间”的画,就是《千里饿殍图》。

    我点点头,说道:没错,龙二也把这事跟我说了,他说你们昆仑玉教,还是希望我

    去偷那副画。

    “对!”野树先生说道:昆仑玉教希望你去偷画——而且,昆仑玉教,正在准备一个筹

    码,这筹码一出,你无法拒绝。

    我笑了笑,问野树先生:那筹码准备好了吗?

    “正在准备。”

    “正在准备,那就是没准备好。”我说道:既然没准备好,你喊我来,是不是操之过

    急了一些!

    野树先生说:不……不是因为我们准备的筹码,才喊你来的——我喊你来,是因为另外

    一件事。

    “什么事?”我问。

    野树先生望着我,露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说道:你的身边,躺着一条毒蛇。

    “什么意思?”我问。

    野树先生一扬手,拿出了一副纸鸢,递给了我,说道:你仔细瞧瞧。

    我打开了纸鸢,发现这纸鸢,不是纸,而是人皮做的。

    人皮纸鸢上,写了一段巫文。

    巫族的文字,我是懂的,这段巫文的内容是:我已经潜伏到李兴祖身边,只等一个

    必杀的机会。

    写这巫文的人,等着杀我,而且已经潜伏到了我的身边?

    他是谁?

    我问野树先生:这幅纸鸢,你从哪儿弄来的?

    “昆仑玉教截获的。”野树先生笑着说:小祖,可得小心啊——有些人,或许已经以你

    朋友的身份,出现在了你的身边,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你!

    以我的朋友身份出现在我的身边?这个人是谁?

    我看着纸鸢,竟然头一个想到的人,是“墨小玥”!

    墨小玥是最近出现在我身边的,她是金牙萨满,懂巫文,而且,她似乎还真有点神

    秘的地方——比如说,她从来没跟我说她住的地方在哪儿,再比如说,一个金牙萨

    满,怎么会懂得湘西一代巫人才会的蛊术。

    不过,我一想到墨小玥,我又摇了摇头,不应该……墨小玥是我小四叔的徒弟,她怎

    么可能害我呢?

    可在这纸鸢上,写下巫文,试图害死我的人,如果不是墨小玥,又会是我身边的哪

    个朋友呢?

    我身边朋友,还真不多啊……
    
下一篇   第512章 白猫女人          上一篇   第510章脑子里的眼睛(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