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490章 神厨天王(提莫冠名)

人间极乐 > 第490章 神厨天王(提莫冠名)

第490章 神厨天王(提莫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马崇阳跟我说,那个川西厨子,原来是川西阴行内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我问马崇阳:那川西厨子叫什么?

    “神厨天王。”马崇阳说。

    他这一说,我率先反应过来了——川西八天王?

    星官、小瞎子;厨子、裁缝、老了高;乞丐、和尚、贱戏子。

    八天王之中,就有一个叫“厨子”的。

    马崇阳说他拜的师父叫“神厨天王”,那应该就是这八天王里头的“厨子”。

    “是!”马崇阳说:我师父就是川西八天王里头的厨子——神厨天王。

    好家伙……我倒是快把八天王见全了。

    神丑、阴阳和尚、了高天王、心镜天王,这就是四个!

    再加上马崇阳说的“神厨天王”,我见过的、距离比较近的天王,已经有五个了。

    马崇阳说:你也知道八天王?

    “多新鲜啊,现在还有两个天王缠着我呢。”我说的是了高天王和心镜天王。

    了高天王,前几天,帮着关家燕子门那些窥伺我“地穷宫宝藏”的阴人,陷害神丑和

    画心道人。

    至于心镜天王嘛,我在地穷宫内,和他决斗之时,用“心魔”,蒙了他的心。

    他迟早有一天,会卷土出来,找我麻烦的。

    我现在,可不是被这两个天王缠住了么。

    马崇阳点头,说道:那咱们也是有点渊源——我拜了神厨天王为师,从那天起,我们

    就不是简单的钓友了,我喊他师父,他喊我徒弟,我师父说——他的本事,一般人学

    不了,只有愤怒的人才能学,我遭了那么大的难,心里愤懑难除,算是在心里赞了

    天大的怒气,所以,我能学我师父的一门手艺!

    “哦!”我点头,说道:所以,你跟着神厨天王,学了憋刀杀狗的手艺?

    “对!”马崇阳说:我当时被郑国志一家四口,砍断了双手,打塌了面门,嘴里的牙

    床,也被他们用石头砸烂了,是我师父救了,并且,他把我的嘴,换成了狗嘴,把

    我的双手,换成了“狗手”,他教会了我憋刀杀狗,还教了我“狗牙”的阴术,我一直

    在等着报仇的那一天。

    我问马崇阳:你手艺,什么时候学好的?

    “三年前。”

    “那为什么前些天才报仇?”

    “因为我没找到一个彻彻底底折磨人的办法。”马崇阳说道:我只会杀人,不会折磨

    人……所以我不愿意出手——我老婆的命、我儿子的命,还有我遭受的侮辱,天天都在

    折磨我的心灵,我要找一个折磨郑国志一家心灵、肉体、灵魂的办法后,我才会动

    手!我让他们死了也不能翻身。

    我点头,说道:所以……你前些天,才得了这个折磨的办法?

    “是!”马崇阳说:就在四天前,我得了这个办法,一个人来找我……他跟我说,他有

    “改魂”的办法,能让郑国志一家六口的魂,哪怕进了地狱,也得受到地狱里最大的

    折磨!

    还真是——郑国志一家六口,除了被残忍杀掉之外,都受了改魂的办法,一个个的

    魂,被改成了“奸佞、阿谀、色欲”恶鬼,下了地府,得受地狱里最大的惩罚。

    我点头,说:你得了那个办法,就开始杀人了,对吗?

    “对!”马崇阳说:有了办法,我杀人就快了,毕竟,我的杀念,藏了十来年了,已

    经迫不及待的要发泄出来。

    我问马崇阳:那你为什么又要诬陷我?还打扮成我的模样,做下灭门案?害得我被

    警方重点调查,还把我审讯了半天。

    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身边的黄警官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教我改魂的人,要求的。”马崇阳说。

    果然——这马崇阳的动机,和我今天的预测,几乎一模一样!

    他就是和某个恶鬼、非人或者阴人做了交易,他得了改魂的方法,但代价是,他必

    须要来诬陷我!

    我问马崇阳:是谁教你改魂的?

    马崇阳眯着眼睛,盯着我,说道:这事——我可不能说,说了,就是坏了规矩!

    江湖规矩,不出卖合作人。

    “价格往往比规矩还诱人。”我跟马崇阳说道:你只要告诉我,谁教你改魂的、谁让

    你陷害我的……我会开一个价码。

    马崇阳双手放在桌子上,手心朝上,手背轻轻的拍着桌子,冷笑着说:价码?什么

    价码?钱吗?你觉得我还需要钱嘛?我都快要死的人了。

    我盯着马崇阳,说道:提钱就俗了,我说也不是钱,我的价码是——我能让你的鬼

    魂,和你儿子的鬼魂,团聚!

    马崇阳眯着眼,盯着我,说:你有这个本事?

    “我能找到你,就代表我有这个本事。”我盯着马崇阳说:当然,你也可以不信我……

    只是你鬼魂和你儿子鬼魂相聚这种事情,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你自己琢磨琢磨吧。

    马崇阳低着头,暗自想着,他想了几分钟,猛地抬头,抓起酒杯,把杯中酒,一饮

    而尽,再次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我说!

    “请!”我抬手,说道。

    “教我改魂的那个人,是一个穿着长袍、带着青铜面具的女人。”

    “恩?”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搞了半天,这接着马崇阳灭门,陷害我的人,竟然是“青铜

    面具无脸女”?

    她可真是一个马蜂窝啊。

    青铜面具在地穷宫里,救走了那个来自陈莫地狱的恶鬼后,真是接二连三的对我发

    招啊!

    她又是在阴人行当里,造我的谣,说我拿到了观心子地穷宫里的宝藏,现在又出手

    陷害我?

    我是招她惹她了?

    早知道,我在地穷宫里,就不该放过她,直接把她和那陈莫地狱恶鬼,全部杀了,

    一了百了!

    接着,那马崇阳还说:送佛送到西,我既然都说了那青铜面具女人的事,我就再说

    一个——她在我的心里,种下了一枚玉牌,玉牌随着我的心脏在跳动,你可以等我死

    了,把这玉牌掏出来。

    我点点头,说道:那这事,就彻底明白了。

    这次郑国志的灭门案,其实就是郑国志和马崇阳之间的私人恩怨,但是,青铜面具

    无脸女,从中作梗,教了马崇阳改魂秘法。

    唉……不对,我又想起了这案子里的两个细节。
    
下一篇   第491章 陈莫恶鬼的身份(提莫冠名)          上一篇   第489章 人不如兽(墨小明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