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424章 鬼娃娃--第425章

人间极乐 > 第424章 鬼娃娃--第425章

第424章 鬼娃娃--第425章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刺猬仙跟胡琴说,说她婆婆的身上,藏着一个关于“茅山术”的隐秘!

    胡琴就问刺猬仙:什么样的隐秘。

    刺猬仙说道:你那个恶婆婆,会一种茅山术,这茅山术,叫“拴娃娃”。

    拴娃娃?

    胡琴说:拴娃娃是什么茅山术啊,我就听过一些戏曲,好像就叫“拴娃娃”。

    刺猬仙说这拴娃娃,原本就是天津卫一代的风俗,是专门用来“求子”的风俗。

    老年间,天津一带,道观、土地庙、娘娘庙里,都会有专门的人,烘烤出一些漂亮

    的泥娃娃出来,等一些香客来寺庙里头求子的时候,就会让香客在这堆娃娃里,选

    一个出来。

    香客挑出一个泥娃娃后,会用红绳,系在这些娃娃的脖颈上,这就叫“拴”,然后香

    客会在庙里上九炷香,再把自己拴好的娃娃,带回家里去,悬挂在门楣上,房梁上。

    这些娃娃,会在夜里的时候投胎,会让香客的家里,怀上一个小孩。

    在天津一代,许多关于“拴娃娃”的话本和戏剧,都广为流传,可见,当年“拴娃娃”

    这种求子活动,有多么深入人心。

    但是,老年间的“栓娃娃”,始终是一种风俗,是那些香客们,因为求子心切,引发

    的一场民俗活动。

    “拴娃娃”没有能力让香客们完成求子的心愿的,它仅仅是一场民俗活动而已。

    但是……一些会茅山术的邪道士,把“拴娃娃”的方式,加以改进,真的能够完成人的

    求子心愿。

    他们用了什么方式?

    他们把刚出生的婴儿,外头裹上一层泥巴,再喷上一层釉水,放在火炉子里烤。

    烤完之后,就成了一个瓷器娃娃。

    那个婴儿呢,活生生被烤死在瓷器里,成了一个“瓷胎”,但是,他的魂,出不去,

    被那瓷器的釉、泥巴封住了。

    于是,这个婴儿的魂魄,就被这种邪法保存下来。

    这种娃娃,叫“鬼娃娃”。

    然后,那些邪道人,把这些鬼娃娃,卖给了那些生不出孩子的家庭。

    要说这些鬼娃娃,使用起来,也实在是方便,在夫妻行房的时候,拿着锤子,对着

    那鬼娃娃一敲,把鬼娃娃给敲碎。

    鬼娃娃的鬼魂,就投胎到妻子肚子里了。

    胡琴听刺猬仙说到了这儿,满脸惊恐的表情,她说道:我……我每次……每次和我老公

    行房的时候,我总是能听到一声脆响,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现在听你的话,我大

    概……大概明白了……

    “哼,现在知道了吧!”刺猬仙说:你听的脆响,就是你婆婆在隔壁房间里,用锤子

    敲那鬼娃娃呢。

    胡琴又问刺猬仙,说:那我……那我儿子,就是鬼娃娃的魂投的胎?

    “不是!”刺猬仙说道:你当时怀胎,是正儿八经和你老公一起要上的小孩,但是小

    孩在快要出生的时候,被你婆婆动了手脚,你婆婆的鬼娃娃,不是普通的玩法——她

    养的,叫“老鸠娃娃”,这种老鸠娃娃是鬼娃娃里最凶的,平日里,喜欢吃一些普通

    的鬼娃娃,只有等你的小孩出生的时候,老鸠娃娃才用得上,你听你婆婆经常敲鬼

    娃娃,是在用普通的鬼娃娃,养“老鸠娃娃”呢。

    “啊?”胡琴听了,不免有些后怕。

    刺猬仙问胡琴,说:你自己分娩,生儿子的那天晚上,你应该看到了什么不太吉利

    的东西吧?

    “看到了。”胡琴说道:我那天晚上分娩,感觉小孩子快出来的时候,我就瞧见,一

    个穿着红衣服小男孩,他在我的周围,来回走动,不时还发出婴儿的哭声。

    那小男孩在胡琴的身边,走动了大半天后,他忽然伸手,从胡琴的肚皮上,拉扯出

    了一个小婴儿的鬼魂,接着,他两口三口就把婴儿鬼魂给吃掉了。

    吃完后,小男孩的眼睛里,流下了血水,他手指蘸着血水,在胡琴的肚子上,写了

    一个“母”字,然后就消失了。

    刺猬仙说:那小男孩就是老鸠娃娃,最凶的鬼娃娃!

    “啊?我还以为是我分娩的时候,太痛苦了,产生的幻觉呢?”胡琴吸了一口凉气,

    她接着问刺猬仙,说道:不过——他从我肚子里,扯出来的小婴儿鬼魂,又是什么呢?

    刺猬仙叹了口气,说道:小婴儿鬼魂是什么,我待会跟你说……我怕我说得太乱,你

    听不明白!

    “大仙请说。”胡琴催促刺猬仙。

    刺猬仙说道:我这么说吧,我查了一阵,发现你婆婆的祖上,惹下了“诅咒”,她们

    这一脉,九世为妓,这一代的人,生出来的小孩,只可能是女孩,不可能是男孩!

    然后女孩长大了,就会因缘际会,去当妓女。

    胡琴说:额,你说我婆婆那一脉,生不出男孩啊?那我老公呢?我老公不就是我婆

    婆生的吗?

    刺猬仙说道:嘿!只是天注定不能生男孩,但是……你婆婆,下了手段,靠着“老鸠

    鬼娃娃”的茅山术,把自己肚子里的女孩变成男孩,也把你胡琴肚子里的女孩,变

    成了男孩!

    “啊?”胡琴说道:那这老鸠娃娃,怎么办到把女孩变成男孩的?

    “嘿嘿。”刺猬仙说道:简单,老鸠娃娃,把你肚子里孩子的魂,给揪了出来吃掉,

    然后他再投胎到你的肚子里去,鸠占鹊巢,占了你小孩的身体,它的鬼法,再让女

    孩长出男人的特征,于是,你就生出了一个男孩。

    刺猬仙又说:利用鬼娃娃改了性别出来的小孩,通常有一个缺陷,也就是你老公的

    那种缺陷——阳痿早泄,不够阳刚。

    胡琴说道:那等于说——我真正的孩子,其实被我婆婆给杀了?

    “对!杀了。”刺猬仙说道:而且,怀过“鬼娃娃”的孕妇,可不是完全没有副作用

    的,要不然,这“鬼娃娃”的茅山术,为什么到了今天,基本上已经失传了呢,就因

    为太阴毒了。

    他说:一旦孕妇怀过鬼娃娃,性子就会变得极其的凶狠,嗜好吃人——你婆婆,当年

    就是怀了你老公,得了吃人的毛病,你婆婆为什么要吃掉你呢?因为你再过个几

    年,等你生的鬼娃娃长大成人,你也会变得和你婆婆一样,性子凶狠,嗜好吃人,

    你会成为你婆婆的威胁,所以,她先吃了你,先下手为强。

    刺猬仙还说:对了,你婆婆一共嫁过四任老公,她估计试过不少的茅山术,但是这

    些茅山术,和前面三任老公,始终生不出男孩来,她很生气,把前面三任老公全给

    吃了,她一直到第四任老公,才使了“鬼娃娃”的茅山术,成功生下了男孩,所以,

    你婆婆不但性子凶,而且“茅山术”厉害……要除她,还真得费点脑子,好在,我这

    儿,想到了一个办法,帮你除了你那个又恶、又邪的婆婆!

 

第425章
    

    刺猬仙说他想到了一个除掉媪婆的办法。

    胡琴就问刺猬仙:什么办法?

    “简单!”刺猬仙凑到了胡琴的耳边,说道:你们县里,小孩满一岁都要抓周,在抓

    周的时候,动点小手脚——嘿,鬼娃娃、你那恶婆婆,都得死。

    接着,刺猬仙又把详细的办法,说了出来,吩咐胡琴去准备。

    胡琴私下里准备好了,一直等到小孩抓周。

    抓周呢,算是许多地方都流行的民俗文化,也叫“试儿”、“试周”,把一些物件,比

    如说笔、墨、纸、砚、拨浪鼓、书籍之类的,全部放在地上,让小孩爬着去选,小

    孩如果抓住了书呢,老人就觉得小孩以后是一个读书的材料,如果抓到了拨浪鼓

    呢,就会说小孩往后“玩物丧志”。

    总之,老年间的人,会把抓周,作为“测试”小孩前程的第一关。

    胡琴按照刺猬仙的方法,把三仙交给她的“开明锥”,藏在了一根“假阳具”里,就是

    那些“成人用品”店的“性玩具”,塑料做的。

    接着,胡琴把“假阳具”,藏在了一大堆物件里头。

    那鬼娃娃,就爬过去抓周,翻找了许久之后,把那“假阳具”给拿了出来。

    媪婆当时看到大孙子拿了这么一个东西,顿时来了火气,也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妓

    女生涯”,她本来脾气就暴躁,现在一来觉得大孙子往后无用,虽然是男孩,但却

    “天生色胆”,二来,她想起自己曾经不光彩的职业,更是恼怒不堪。

    再加上当时抓周的时候,周围看客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在。

    大家都抿着嘴笑,有些甚至还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些笑声,落在了媪婆的耳朵里,更是觉得嘲讽,她先把家里的亲朋好友,全部赶

    了出去,然后拿着那“假阳具”,打那鬼娃娃。

    鬼娃娃顿时被打破了头,鲜血,染在了“假阳具”上,然后,从那假阳具里头渗入了

    进去,染到了里头的法器“开明锥”上。

    鬼娃娃的血,见了开明锥,立马,开明锥刺激出了“鬼娃娃”身体里的“鬼性”,鬼性

    本恶,暴戾、嗜血。

    那鬼娃娃,立马从乖孙子,变成了一个小鬼,他偷偷的拔出了“假阳具”里头的开明

    锥,悄悄跑到了媪婆的背后,然后双手握住了开明锥,狠狠的扎入了媪婆的后背。

    噗嗤!

    一锥就把媪婆的后背、心脏,扎了一个透心凉,一锥毙命。

    那媪婆始终没想到,自己费尽了心机,利用“茅山术”,让儿媳妇生出来的大孙子,

    竟然会变身恶鬼,要了她的命。

    她完全没有防范,结果,有些道行、会些茅山术的媪婆,就这么死掉了。

    媪婆死了之后,那鬼娃娃发疯,又把他父亲给捅死了,他也被一屠夫泼了一盆狗

    血,一刀毙命的事,胡琴早就跟我说过了!

    我到这时候,才彻底搞清楚了媪婆和胡琴之间的“婆媳恩怨”了。

    媪婆为了想要孙子、儿子,动用了“鬼娃娃”的邪术,平生铁定也没少害人,至少她

    的四个老公,就被她吃得只剩下了白骨。

    胡琴呢,她得知婆婆要吃她,而且她真正的孩子,在出生前,已经被那鬼娃娃害死

    了,她生的儿子,根本不是她的亲生骨肉,她也借用三仙庙里的三仙的秘术,除了

    鬼娃娃、媪婆!还有那个连阔海。

    其中公道,自然不用多说——媪婆虽然是因为胡琴而死,但是……她死得活该。

    我跟胡琴说道:行了……我已经明白了——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的,是媪婆,而不是你!

    “哎!”胡琴说道:其实……这十年来,我也很难熬——我不是生了鬼娃娃么?这十年,

    我整个人变得十分暴戾、嗜血,我就把我关在家里,我努力调整我自己的状态,调

    整到了去年时候,我感觉我恢复了,我依然还是以前那个胡琴,我没变成了我婆婆

    一样的人。

    我已经给胡琴竖起了大拇指,能用内心的善良,来抵抗“邪祟”侵蚀自己的内心,这

    胡琴,做得很好了。

    我跟胡琴说:明天我就想办法,除掉媪婆!

    媪婆是连碧城的恶鬼,和媪融合在一起的怪物,我要除了媪婆,首先得找到媪婆的

    真身所在。

    媪婆到底藏在哪儿呢?

    我决定,明天去想办法,把媪婆的真身给找出来。

    我跟胡琴告别,说道:胡姐,事我已经清楚了,先走一步,我去酒店订一间房,明

    天我就回川西,媪婆的事,你别担心了,我帮你办!

    胡琴站起身,说道:谢谢小哥,不过,你别走了……我们家空房很多,你随便找一间

    睡吧。

    “哈哈,还是要避嫌的,孤男寡女,免得街坊误会。”我拒绝了胡琴的热情留宿,去

    找了一家小宾馆,睡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醒过来了,起床退房,开车离开银帘县,准备回川西。

    要说也是有缘,我开着车子,快要经过银帘县公园的时候,我瞧见,胡琴和一个穿

    着保安制服的男人,正坐在公园门口的路边,卖着面点。

    这个点吧,刚好是早上来健身的老大爷、老太太们离开公园的高峰期,那胡琴和保

    安,两人刚才做了一大波生意,额头都闪着晶莹的汗水。

    我正准备下车,去跟胡琴打个招呼,告个别呢。

    结果,那胡琴忽然和保安说笑了起来,胡琴还笑着把一个馒头掰开了,递给了那保安。

    保安大哥笑得很灿烂,一口全给吃了,结果那馒头太大,竟然噎住了,他那窘迫的

    模样,落在了胡琴的眼里,逗得胡琴轻轻的拍着保安的背,灿烂的笑了起来。

    保安吞了那馒头后,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两个人对着甜甜的笑,让我看到了爱情本来该有的样子。

    我放弃了跟胡琴道别的想法,发动了车子,径直离开了——我不忍心去打破那么甜蜜

    的时刻,胡琴真的是一个心里藏着爱的人。

    她的内心和外表,同样美丽。

    我得去把那媪婆给除了——那媪婆的外表和她的长相,同样丑陋!

    我开着车子,火速的往川西开着。

    在我快进川西城的时候,冯春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道:小祖,你跑哪儿去了?

    “哦!春叔,我昨天去了别的地方,查媪婆的事了,现在快到川西了。”

    “你快点来茶馆吧,两拨人找你呢。”冯春生说。

    我问冯春生:哪两拨人啊?

    “墨小玥、还有你的金主——朱颜彩!她们都等你好半天了。”冯春生说。

    我笑着说:春叔,你帮我先招待招待他们,我最多半个小时就回来了。

    冯春生说道:好叻,你小子开车注意点,安全第一!
    

下一篇   第426章 墨小玥驾到--第427章 地穷宫宝藏          上一篇   第423章 刺猬仙玉牌(墨小明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