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409章 水花兄弟(云淡月浅冠名)

人间极乐 > 第409章 水花兄弟(云淡月浅冠名)

第409章 水花兄弟(云淡月浅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和老画,要开澡堂子!”神丑很认真的跟我说。

    噗!

    我差点把含在嘴里的茶给喷出来了,这俩哥们,明明有手艺,又是道士,懂道教文

    化,干点什么不行,非得开澡堂子?

    我跟神丑说:丑老哥,你是不是疯了?还是被昨天老画的连环屁给喷傻了?竟然想

    着开澡堂子?而且川西的澡堂子,还少吗?捏脚的、搓背的、刮痧的、拔罐的、采

    耳的,人家澡堂子把能做的服务,全都给做了……你们还能有什么办法,能让你们澡

    堂子赚钱?

    “有办法。”神丑哈哈大笑,说道:杀头的买卖有人做,亏本的生意没人做,我既然

    和画心道人聊好了,说要开澡堂子给客人搓澡,那一定是找到了赚钱的办法。

    说完,神丑还搂着画心道人的肩膀,说道:我和画心道人,以后就是川西的水花兄

    弟,来……老画,喊一喊咱们的口号!

    画心道人,立马和神丑喊出了两句口号——洗涤前生罪业,搓出别样人生!

    我实在忍不住了,这刚喝的一口茶,又给喷了——这俩哥们,口号都想好了。

    我拍着神丑的肩膀,说道:成……成,你爱开澡堂子,那我也没得说——我支持你,过

    两天,我给你打五十万过去,算我给你们入股了。

    “别!我有钱。”神丑说道。

    “你哪儿来的钱?”我问神丑。

    神丑说道:你可别忘了,地穷宫内,观心子可说了,说我师父,在青城山芝麻观的

    地底下,藏了一百块金砖呢,我现在就带着画心道人,回青城山,继承那一百块金

    砖去!

    “嗯。”我点头,说道:师父的金砖,徒弟继承,合情合理,但是……你现在不能走,

    你得帮我照顾照顾这个小豆子……事情办完了,你才能走!

    “晓得。”神丑和画心道人,坐在了小豆子的身边。

    我嘱咐他们,可要把小豆子照顾好了。

    神丑挥挥手,让我放心出门。

    我这才在茶馆里,拿上了我“阴阳刺青师”的行头,带着朱颜彩,出了茶馆,喊了一

    个叫王虎的人,跟着我出去办事。

    我、王虎、朱颜彩,到了停车场,拿了车。

    我问朱颜彩:你婆婆祖坟在什么地方?

    “以前在岳子山,但后来我和我老公有钱了,把我婆婆的祖坟,挪到了川西陵墓公

    馆里。”朱颜彩说。

    我说行,咱们先去川西陵墓公馆,我们“问个魂”,先确定,那害你女儿的媪婆,到

    底是不是你婆婆!

    “好。”朱颜彩点头,接着她又问我:对了,小祖哥……帮忙照顾小豆子的那两个大

    哥,到底靠谱不靠谱啊——我听他们聊天,他们似乎是搓澡的。

    我哈哈大笑,说:那俩浑人,就是平日里不怎么干正经事,但其实……他们来头大着

    呢,一个是川西八天王里的九面戏子,一个是川西十四盗中的画中盗,有他们两个

    在,借那媪婆一个胆子,也不敢去找小豆子的麻烦!

    朱颜彩一听,情绪高起来了:原来来头这么大啊,我还真以为他们就是搓澡的呢,

    不过他们开澡堂子,估计赚不到什么钱,要不然,我给他们介绍一桩生意?

    “别,他们俩人做生意首先图的肯定不是钱,他们都是怪人。”我跟朱颜彩说:千金

    难买心头好,他们乐意去搓澡,你就让他们去,管那么多呢!

    朱颜彩连连点头,说:小祖说得也是。

    ……

    朱颜彩的婆婆的尸骨,如今埋在川西陵墓公馆。

    这陵园,埋的都是有钱人,墓地的价格,一平米十几万呢,规格相当高,离市区有

    些远。

    我开车的途中,也是无聊,就问朱颜彩:你和你老公是大学同学对吧?

    “是啊!”朱颜彩说。

    我说:朱姐,你刚出大学那会儿,甚至还愿意替刘文武卖身求荣,你们大学时候,

    感情一定很深吧?

    朱颜彩咳嗽了一声,同时往后座上坐着的王虎瞄了一眼。

    朱颜彩估计觉得,那段她卖身替丈夫求荣的事,很不光彩,不希望外人知道。

    我跟朱颜彩说:别慌,那王虎,天生残疾,眼睛、鼻子、耳朵、舌头,都有残疾,

    我们说什么话,他听不见,更看不见。

    “哦!”朱颜彩这才说道:我读大学的时候,我老公救过我的命。

    她跟我讲了一阵,我才清楚。

    原来,这个朱颜彩,是苦命人,家里尤其没钱,算是超级贫困户了,家里母亲还是

    个药罐子,每个月都得吃不少钱的药。

    别的学生,在读大学的时候,都是找家里人伸手要生活费,她家哪儿来的生活费给

    她啊,不但没生活费给她,她有时候打零工赚的一些钱,还得寄回去,给母亲买药呢。

    朱颜彩时时刻刻都缺钱,没钱,她就吃不上饭,只能去大学食堂里,看别人吃剩下

    的,她就坐过去,拿着筷子吃。

    她在大一的下学期,遇上了刘文武。

    其实刘文武也没钱,每个月从家里领了四百块钱的生活费,过得紧巴巴的。

    但是,刘文武却“包养”了朱颜彩,两人约好一起去学习,一起去图书馆看书,每顿

    饭嘛,刘文武点了一份饭,两个人分着吃。

    他们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同学”,同学同学——共同学习嘛!

    但在朱颜彩大三的时候,却出了一事。

    她们寝室里,有一个室友,掉了五百块钱,寝室里的人,一致怀疑是朱颜彩偷的,

    她们说了一堆疑点,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因为朱颜彩穷,她需要钱,所以

    她偷钱了。

    甚至有个室友,还说了一句极其难听的话:贫穷,是罪恶滋生的温床。

    这句话真是杀人诛心,朱颜彩被批斗了整整一天,最后想不通了,都打算跟刘文武

    告别,然后想着自杀了算了,反正活着没什么意思。

    当时刘文武跟朱颜彩说:这每个人,都有揪着自己头发,把自己从泥坑里拔出来的

    力量。

    就是这句话,让朱颜彩放弃了轻生的想法。

    我心说这朱颜彩和刘文武,还真是患难夫妻啊,都曾经遇到过很大的困境、鄙视,

    见识过这个世界的黑暗,但熬到现在,两人相互扶持着,算是熬出头了,两人都成

    了川西的“大人物”了,守得云开见月明!这也算好事一桩。

    我们聊着聊着,就到了陵园公馆。

    我们三人,进了陵园,到了朱颜彩的婆婆的坟前,开始“问魂”。

    问魂其实就是我通过手段,把鬼差、那朱颜彩婆婆的鬼魂,一个个的引到王虎身上

    去,然后鬼魂附在王虎的身上,开口和我说话。

    然后我和王虎身体里的鬼差、朱颜彩婆婆的鬼魂问话,大概就知道,那媪婆,到底

    是不是朱颜彩的婆婆,如果是,那就好办了,如果不是,还得寻求别的路子,去查

    清楚这媪婆的来路。

    我走到了王虎的面前,拉开王虎的手,我手指在他的手心上,写了几个字。
    
下一篇   第410章 十殿疏牒(王果冻冠名)          上一篇   第408章 媪婆的挑衅(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