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379章 鬼纹针(墨小玥冠名)

人间极乐 > 第379章 鬼纹针(墨小玥冠名)

第379章 鬼纹针(墨小玥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能干啥?造枪呗。”莫老生给我递了根烟。

    我接了烟,说道:这大爷真特么血性。

    “可不?”莫老生说道:那老大爷先去造了一把土枪,打猎用的那种单发枪,然后又

    在枪管里头,车出了“螺纹”,那猎枪,能打几十米。

    “然后,那大爷埋伏在那路虎车主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那车主过来,瞄准那

    路虎车,第一枪就把路虎车的发动机给打爆了,接着他小跑到了路虎车前,拉开

    门,拿猎枪顶着那车主的脑袋,把那车主的脑门,打得稀巴烂。”

    莫老生又说:那大爷是真爷们——你怎么把我老婆脑袋压爆的,我就怎么把你脑袋给

    打爆——以牙还牙啊——大爷杀了人,又回到了自己的小破代步车里,把自己老婆的骨

    灰盒拿了出来,坐在那儿等着警察来抓呢。

    “后来呢?”

    “后来老大爷给枪毙了。”莫老生说道:老大爷被枪毙的时候,我去收的魂,不但收

    到了他的魂,还收到了他老婆的魂——我估计,他老婆的魂,是回来看他的,结果也

    被我拘起来了。

    我冷笑着对莫老生说道:你也够孙子的——人家那么血性,你把人家魂给拘了?

    “我不拘了,今儿个拿什么鸳鸯魂给你啊?”莫老生没好气的说道。

    我拍了莫老生的后脑勺一把:少废话了——把魂卖我,钱我到时候打你卡上。

    “成!”莫老生和我成交了。

    ……

    我拿着莫老生卖给我的魂,回了家里,我开始做明天对付心镜天王的“阴阳绣”了。

    其实我这幅阴阳绣,也是攻心。

    我要攻心镜天王的“心魔”,就得从心镜天王和破军两人的恋情里下文章。

    我这手段,其实在阴行江湖里,真的算不讲究,我真不屑用——可我不用,怎么对付

    得了心镜天王?

    要知道,心镜天王是“攻心”之王,我是有大心魔的人,所以心镜天王的手段,天生

    克我,我不做这幅阴阳绣,我是真拿他没办法。

    我想了一阵后,还是决定——做阴阳绣吧——我那些兄弟的命,可都悬着呢,这次,就

    算我对不起心镜天王了。

    我拿出了纹身、染料、死人皮,还有从莫老生那儿买来的鸳鸯魂。

    我把鸳鸯魂,倒进了染料里后,鸳鸯魂痛苦的嘶鸣起来。

    我叹了口气,双手合十,说道:二老担待,照说你们也是可怜人,我应该把你们的

    魂给放了的——但是……我自家兄弟们的性命,都在别人手上捏着,我不化了你们的

    魂,我兄弟们可能得人头落地,实在对不住,小子李兴祖,起三根长香,给两位赔罪。

    我从桌子上,拿了三根线香,拜了几拜后,鸳鸯魂的嘶鸣声小了不少。

    我把三根香,插在香炉里,再次双手合十,给鸳鸯魂念了几遍《金刚经》后,他们的

    嘶鸣声彻底没有了。

    我这才叹了口气,说道:两位莫怪,莫怪啊!

    又过了十分钟,那鸳鸯魂把染料,染成了墨色。

    我这才拿起了纹针,在死人皮上,开始做刺青。

    我从晚上十一点,一直做到了凌晨四点,才把我的“阴阳绣”做好。

    我做的是“一拜天地”和“二拜高堂”。

    死人皮的正面,我把心镜天王小瞎子和破军两人拜天地时候的场景,刺在上头。

    死人皮的反面呢,我把小瞎子和破军“二拜高堂”的场景,刺在上头。

    这两面刺完了阴阳绣,我的脑子里,忽然涌入了无数的情绪,悲伤、痛苦、欢乐——

    等等情绪,在我脑子里搅动着,我像是站在了当年破军和小瞎子的婚堂之上,亲眼

    看到破军和小瞎子的凄惨婚礼。

    我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两人当时的情绪,就在这个时候,我手上的纹针,竟然自

    己动了。

    纹针打着转,飞到了那死人皮上,用针头,先把死人皮上的两副阴阳绣,全部给抹

    掉了,然后,又凭空在那死人皮上,自己做了一副阴阳绣——夫妻对拜!是小瞎子和

    破军,在婚堂上,拜出了第三拜的图案。

    “鬼纹针显灵了。”

    鬼纹针,就是小鬼捉针,在人皮上做刺青。

    我前面两副阴阳绣,引动了融合在染料里的鸳鸯魂,鸳鸯魂也从那两副阴阳绣里,

    读出了小瞎子和破军的故事,所以,有感而发,做下了第三幅“阴阳绣”。

    我看着刺了“夫妻对拜”的阴阳绣后,心里清楚了——明天我对上那心镜天王,是无论

    如何也不会输的。

    只是——我用这么一副阴阳绣,去对那心镜天王,实在有些“丢脸”,很不讲究啊。

    我看着“夫妻对拜”的阴阳绣,心里还是纠结,到底是“使”它,还是“不使”它?

    我想着想着,困意上来了——又是做了两副阴阳绣,又是亲眼见着那鬼纹针,刺了第

    三幅阴阳绣,我精神特别的疲惫。

    我再也没支撑住,竟然睡着了。

    我睡着了之后,做了一个怪梦。

    我梦到了自己站在了一个黑黢黢的山洞里,我梦到了瘸马、泡泡,也梦到了田恬、

    龙十六、神丑,还梦到了画心道人。

    我在山洞里站着,周围,是这六个兄弟的尸体。

    瘸马的心脏被掏了,泡泡被割喉,田恬的头被砍了下来。

    神丑的背脊骨被抽掉了。

    龙十六则是浑身的骨头,被打得粉碎。

    画心道人则被用了“望天刑”,被一根檀香木,从肛门里扎了进去,从嘴里扎了出

    来,死相最惨。

    我心急如焚,去了这六个人的面前,大喊着让他们活过来。

    他们没有活过来,反而,他们的身体里,爬出来了一道魂。

    他们的魂,排成了一队,泡泡站在最前面,画心道人站在最后面,所有的人,都把

    双手搭在了前面那人的肩膀上。

    这队魂,缓缓的朝着山洞外头走去。

    我喊泡泡:泡仔,你们去哪儿?

    泡泡回过头,咧着嘴对我笑道:人死了,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极乐世界!

    我心里无限伤感。

    就在这个时候,龙十六也偏过头,看着我,沉喝一句:小祖,你还愣着干什么?你

    跟着我们一起走?

    “跟你们一起走?”我盯着龙十六。

    龙十六说道:你死了,不跟着我们走,跟着谁走?

    我死了?

    画心道人说:小祖,你看看你自己的肚子,就知道你是死是活了。

    我低着头,看着我的肚子,却发现,我的小腹右侧,竟然有一个拳头大的血洞,鲜

    血流了一地。

    原来——我也是死了?

    我的梦,做到了这儿,我猛地醒了过来,我这醒,大半是给吓醒的。

    我喘着粗气,摸了摸我自己的额头,发现我自己的额头,全是冷汗。

    我这个人,做的噩梦,那都是“有因果”的——难道我这个噩梦,是在向我预示着什

    么?梦里,我和我的兄弟们,都彻底死掉了,难道,我今天要去花旗日报社的“地

    穷宫”里,找那观心子,决一死战,我们所有兄弟包括我自己,都得死在那儿?

    ps:第一更先到哈,第二更还在写,么么哒。
    
下一篇   第380章 出山三碗酒(云淡月浅冠名)          上一篇   第378章 鸳鸯魂(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