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376章 阴阳人(墨小玥冠名)

人间极乐 > 第376章 阴阳人(墨小玥冠名)

第376章 阴阳人(墨小玥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破军瞪着眼睛,说要回,除非和小瞎子一起回。

    山筠听儿子说话这么绝,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

    传统名门,一家之长都有点“大家长风格”,控制欲望特别强,这个家里,甭管是老

    婆、儿子、女儿,那在他心里,都是他的私有物品。

    他需要百分之百的控制,一旦失控了,会脾气特别大。

    山筠气得冷笑了起来,说道:哼哼,不回是吧?好!好!好!你不回,老子偏要让

    你回,你再给我倔一下,我就打断你的腿!来人,把我儿子带走,不走就打!

    山筠是带着高手来的——以前的土匪绺子里,都有“擅术”的阴人,就说曾经东北最出

    名的“张家绺子”,那是“擅术者”建立的山头,“山家”从土匪发迹,有“养阴人”的传统。

    破军的许多手艺,那都是从家族养的阴人那儿学来的,属于学了“百家艺”。

    那山筠身边的高手,也各个都是强人。

    这群高手听了山筠的命令,一拥而上,要去抢那破军。

    这伙高手是强人,川西九天王那也是强中手了。

    当时,只有破军一个人站着没动,其余八天王,挡在了破军身前,小瞎子更是背着

    手,站在最前头,沉声说道:我小瞎子,手上从来不沾惹人命,但今天——我要娶破

    军当老婆,你们谁敢来抢人,谁就得死在我身边。

    要说那时候,川西天王的名声已经鹊起,山筠带来的高手,有些人认识这些川西天

    王,知道这群人也不是好惹的,一时间,就愣在了原地,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山筠看出局势来了,没逼着手下动手,他指着小瞎子,骂道:你特么是真瞎,你特

    么是男的,我儿子,也是男的——男的和男的,结个狗屁婚?你们俩真要入洞房了,

    是你舔我儿子的屁股沟子,还是我儿子嘬你蛋?

    这山筠说话,口无遮拦,满嘴的污言秽语,小瞎子都看不惯了,他听声辩位,上去

    要扇那山筠的耳光:你侮辱我可以,但你不能侮辱破军。

    在小瞎子的耳光快到山筠脸上的时候,破军闪身到了小瞎子面前,一把抓住了小瞎

    子的手腕,说道:瞎子,你不能动他,他再怎么说,也是我爸爸。

    小瞎子被破军劝住了,这才松手。

    破军则看向了山筠,说道:爸爸……你回去吧——我和小瞎子的婚,是结定了,我这辈

    子什么事都不能自己做主,这次,我要给我自己做一次主!

    “做主?你什么年纪就想着做主?”山筠指着破军说道:儿子——我可告诉你,给我

    走……你要是不走,待会,你爷爷可就来了。

    山筠盯着破军,开始晓之以情了,他说道:你爷爷从小最疼你了,现在他老人家身

    体不好,待会你爷爷过来,瞧见你穿着新娘的衣服,手里还捏着红盖头,他准保被

    你活活气死不可……

    “我……”破军叹了口气,说道:我不希望爷爷被我气死,但我也不希望和瞎子分开……

    “你特么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山筠实在忍不住了,大着嗓门,朝着破军疯狂大骂:

    你爸爸、你爷爷,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特么嫁给一个男人,让我这张老脸,往

    哪儿搁?我们山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你是不是一个丧门星?

    “爸爸,咱家的脸面,您的脸面重要,还是我的终生幸福重要?”破军盯着山筠。

    山筠想说话,但是没话说,他叉着腰,说道:行,行……我说不通你,待会,等你爷

    爷来说!

    山筠和破军,这对父子开始对峙了,过了许久,破军的爷爷——山福贵来了。

    山福贵上了年纪,头发花白,他身体不太好,说话还咳嗽,他一进门,咳嗽了两声

    后,只用寻常语气,跟破军说了一声:孙儿,回家——别再这儿瞎胡闹。

    破军朝着山福贵那边,走了几步,但他才走了两三步,立马停住了,他眼神坚决,

    跟山福贵说道:爷爷……我不回家,我今天,得和小瞎子成亲呢。

    小瞎子也恼火,他指着山福贵,说道:今儿个破军就得在这儿,哪儿都不准走。

    那山福贵本来空洞的眼睛里,忽然迸射出了凶光,盯着小瞎子说道:哪儿来小娃

    娃,这么跟我说话呢?

    山福贵在川西,关系网盘根错节,他手段刚硬,能量很大,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破军怕心镜天王小瞎子真的和自己爷爷交上仇了,他又安慰小瞎子,说:瞎子,今

    天的事,是我的家事,我自己来处理。

    说完,破军接着看向了山福贵,说道:爷爷,我从小到大,没有一件事情能做主,

    今天,我想给自己做回主。

    山福贵眯着眼,说道:孙儿啊,你从小是锦衣玉食,吃的、喝的、玩的,咱们家哪

    样没满足你?爷爷小时候疼你啊,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都摘下来给你——我和你爸什

    么事都依着你,你干嘛非要在“嫁给一个男人”上,做一回主呢?山家可就你一个孙

    子,你要是嫁男人了,山家再过几十年,就绝后了。

    破军是寸步不让,盯着山福贵,说道:爷爷,你话别说那么好听了——我可是自打出

    生的时候,就没做主过啊!我出生是个阴阳人啊,雌雄同体,是你,是我爹,让我

    变成男人的。

    破军的话一出口,顿时婚堂里头,一片哗然。

    阴阳和尚跟我说:小祖,破军当着婚堂,揭露他身世秘密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不

    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是个阴阳人。

    “阴阳人?”

    “对!”

    阴阳和尚说了起来——他说破军刚刚出生的时候,是个雌雄同体的阴阳人,什么意思

    呢——他身体上,既有女性的生殖系统,也有男性的生殖系统,当时的医生,建议破

    军的父母,说等破军长大一些再看,如果破军的“内心、思想”都是一个女人的话,

    那就切掉男性生殖器官,让他变成一个女人,反之亦然。

    医生这个建议,其实比较人性化,但是破军的父亲、爷爷,当时斩钉截铁的让医生

    做手术,把破军变成一个男人。

    医生当时就说:这可不行——万一过几年,你们的小孩,真的展现出一个姑娘内心

    呢?他的内心是渴望当女人的,那时候你们再反悔就来不及了。

    但破军父亲、爷爷心意已决,他们一定要让破军当男人。

    我问阴阳和尚:为什么?为什么山家一定要让破军当男人?
    
下一篇   第377章 多情薄命(云淡月浅冠名)          上一篇   第375章 心镜白虹(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