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359章 口乌烛照(云淡月浅冠名)

人间极乐 > 第359章 口乌烛照(云淡月浅冠名)

第359章 口乌烛照(云淡月浅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跟舒南华说道:你要不然再仔细看看……花颜的肩膀上,有和你女儿一模一样的黑色

    小痣。

    “哦?”舒南华有些惊讶,他再次仔细的看着花颜的照片,再看那“舒小诺”几岁时候

    的照片,说道:不像——完全不像,应该不是一个人。

    别说舒南华这么觉得,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的确不是一个人,舒小诺的脸要更圆一

    些,但是花颜的脸,显得有些尖,脸部骨骼的曲线区别,很明显。

    舒南华摇头,说道: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花颜不会是我小女儿,模样对不上。

    我问舒南华,说:如果不是一个人,怎么会在同样的位置,有一颗同样的黑色小痣?

    这个其实挺古怪的,要知道那黑色小痣,不光是天生长的,舒南华可是亲手剜过啊

    ——这小痣的模样,就是独一无二的。

    花颜和舒小诺肩膀上共同的小痣,难道只是巧合?

    哪有这么巧的事?

    我想了想,跟舒南华说道:你在等一等,我拿个视频,给你认认,看你认得出来不?

    “好!”舒南华的情绪,十分复杂。

    我则拿出了电话,给花颜打了一个电话。

    花颜电话那边说道:小祖哥,你不是说这几天不见我么?这么快联系我了?

    我笑着说:花颜妹子,你的手机里,不是有你父亲生前的录像么?发给我看看。

    “你要看这个干什么?”

    “哦!跟一朋友聊天呢,想着借你父亲的录像,教育教育他。”我跟花颜说了个谎。

    我不是不想跟花颜说真话,但花颜的身上,被观心子那边下了秘术,如果我跟花颜

    说实话,也许会被观心子听去,现在我是帮助舒南华,从他嘴里套出观心子的藏身

    地点啊,当然不希望节外生枝了。

    花颜也没继续问,就说了一句可以。

    她挂了电话。

    没几分钟,我接到了花颜给我的录像。

    这段录像,是花颜父亲"生前"录下来的一段“家训”。

    我把这段录像打开,递给了舒南华看。

    如果舒南华真的是花颜的父亲,那一定记得自己录过这段“家训”。

    舒南华颤抖着手,接过了我的手机,他看着上头的视频,只看了一眼,他猛的怪叫

    了起来:是我,是我——这录像里的人是我,花颜是我小女儿,真的是我小女儿……

    他叫着叫着,忽然潸然泪下,接着,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流泪的眼睛,哭得很

    伤心:真是我小女儿——我和她见过很多次面了,我却不知道她是我小女儿。

    他哭了一阵子,哭得很凶,我站在舒南华的面前,一时间,有点迷幻的感觉——一个

    穷凶极恶的人,却如此动情、如此悲切,看来“鳄鱼也有眼泪”这句话,是真的。

    舒南华哭了许久后,才抬起头,不太好意思的看着我,问:李兴祖,花颜在哪儿?

    我小女儿在哪儿?

    “我可以带你去见她。”我又说:只是我没想明白,你刚才看的录像里,那个男人,

    和你长得不一样啊,而且花颜也和她小时候的模样,差了太多,这个……

    “我不是这个模样的。”舒南华站起身,把手机还给我,接着,他揪住了自己的脸

    皮,狠狠的往下撕了起来。

    没多大功夫,舒南华把自己身上裹着的人皮撕掉了,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他本来的模样,浑身的肌肉都萎缩了,每一寸皮肤上,都有“报社火海”留下的痕

    迹,褶皱得不行。

    他的脸,彻底被烧毁了,皮肤没了,血肉翻涌,堪比恶鬼。

    “你一直都披着一张人皮在?”我问舒南华。

    舒南华说:是啊——我操办明星经济公司呢,当然需要披着一张人皮,不然,哪个客

    户会跟我这样的恶鬼,打交道呢?

    这下子我明白了,舒南华之所以和花颜录像里的父亲不像,是因为他披着人皮遮丑。

    那花颜和那照片上的“舒小诺”不像,这是……

    我脑子里闪过一个词“整容”,照片里的舒小诺,后来整容了,因为她身上烧伤了,

    估计是趁着年纪小,植过皮,整过容,削过骨。

    我想了想,跟舒南华说:那花颜还真是你姑娘——你说你该怎么面对你女儿?

    舒南华日思夜想他小女儿二十多年了,这会儿,知道自己女儿是谁了,本来挺高

    兴,但是被我话一刺激,立马愣住了。

    很快,他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了,顿时又委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捅了捅我肩窝,

    说:李兴祖,小祖,你说我见我女儿……她会不会恨我?我这些年造这么大的孽……

    舒南华又叹了口气,我是当年被家里人伤着了,心有大恨,所以才疯狂的去做恶

    事,但凡我知道我那小女儿还活在这个世上,我也不会做这些恶事了?

    我摆摆手,跟舒南华说道:舒老板,你那借口就别找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当

    年是谁开罪你,你找谁就行了,你要真那么干了,我也能理解,可你这些年害的,

    可都是无辜的人啊?死在你手下的怨魂,没招你、没惹你,甚至他们生前,都不曾

    做过恶事,却遭了你的恶手,你别把你这些年做下的肮脏事,都推你家人身上。

    舒南华不想跟我纠缠这个,他问我:那你就说,我去见我女儿,她会认我嘛?

    “去了才知道呢。”我跟舒南华说:不过,我现在去找花颜,你先别进屋子,那花颜

    身上,被人下了秘术,她的所作所为,都被观心子那边关注着呢,秘术不除,你去

    找了花颜,小心被观心子盯上。

    “你有办法除那秘术?”舒南华问我:而且这秘术不是我下的,应该是叶望或者观心

    子下的。

    “有!跟我走。”我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带舒南华去见他女儿花颜。

    怎么说也是血浓于水啊——而且舒南华这些年做的事,的确看得出,他对他小女儿是

    真的没话说。

    “走,出门,开车。”我跟着舒南华出了屋子。

    因为舒南华要去认女儿,带上心镜天王不方便,他支开了心镜天王,和我一块走了。

    我在路上,问花颜在哪儿,我去见她。

    花颜说她就在家里,她还给我说了她家的地址。

    我和舒南华,费了好大一阵功夫,才到了花颜的小区。

    我们停好车,我没着急下车,我从我背包里,拿出了两块死人皮、纹针、染料。

    舒南华问我做什么?

    “驱除花颜的秘术呗?不然咱们俩这么一进去,不就暴露在了观心子妖道的眼皮底

    子下了吗?”

    “哦!哦!”舒南华听了,就在一旁等着,他等得很焦躁,十分不耐烦。

    他平常十分稳重的一人,面对父女相见,心里也十分紧张。

    我在车里,纹好了两副“阴阳绣”,一副阴阳绣叫“口乌”,一副阴阳绣叫“烛照”,我

    带着两副阴阳绣,下了车,跟已经焦躁不安的舒南华说:舒老板,我先进门给花颜

    除她身体上的秘术,你在这儿等我?
    
下一篇   第360章 肋骨之秘(墨小玥冠名)          上一篇   第358章 天赐大恨(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