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319章 画魂(墨小明冠名)

人间极乐 > 第319章 画魂(墨小明冠名)

第319章 画魂(墨小明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跟岳山石说:你儿子的死亡,根本就是主谋和雷芳艺共同布下的一个凶局。

    “我儿子是死在一个凶局里?”

    “对!”我说。

    岳山石又说:那凶局是什么模样的?又是怎么杀了我儿子的。

    我跟岳山石说——你儿子是一个“道观人鼎”的体质,这个你认同吗?

    岳山石皱着眉头,说他开始其实不认同,但是,他已经被我说服了,再加上他在红

    叶寺里,知道我有很特殊的本事,也清楚我的人品,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所以

    他现在很认同我的说法。

    我点头,说:这道观人鼎,以前是邪门道士用来加持自己的精神力量的办法,前几

    年,有阴人,在你儿子的身体里,经常性的灌入人魂,你儿子才在演艺事业上,如

    日中天嘛,但是,这道观人鼎,不能接受强烈的情绪波动,一旦有情绪波动,道观

    人鼎就会出现怪事,甚至会死去。

    我说那凶局,就是利用这一点,杀了你岳山石的儿子。

    岳山石说:哦——我有点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我说:你儿子和雷芳艺,在一起拍戏,又拍得是一场追逐爱人的

    戏,他情绪肯定波动啊,一个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心爱的女人被人撬了墙角,

    这事搁谁身上,谁都忍不住,你儿子估计是个温和性子,又确实热爱演戏,他在片

    场里,肯定不会和那雷芳艺发生什么冲突,他不会谩骂、嘲笑、殴打雷芳艺,他把

    一切的情绪,憋在心里。

    “愤怒感、被人抛弃的恨意,所爱非人的后悔,这些剧烈的情绪,在你儿子的心里

    不停的滋生,但又没有发泄的出口。”我说道:最后,你儿子只有一个结局,就是

    他那“道观人鼎”的肉身,承受不住这种情绪了,然后他发生了那么惊悚的死法,腹

    部被自己拿着碎骨切开,人魂从他的尸体里,一个接着一个的爬了出来。

    我又说:那个雷芳艺,被安排进剧组,不是偶然的,而是安排她进剧组的那个人,

    想要害死你儿子岳户欢。

    “我儿子不惹人,为什么会被杀呢?他绝对不会得罪人啊。”岳山石说:我儿子是一

    个左手拿作品,右手拿人品的人,对人谦虚得不得了。

    我说道:人家杀他,不是因为他得罪了谁,而是那个人,有他自己的欲望,他想做

    成一件事。

    “什么事?”

    “这事就大了,我不能随便说。”我跟岳山石说。

    那人通过雷芳艺,害死了岳户欢,肯定是跟舒南华和观心子,主持的道家仪式有关系。

    至于害死岳户欢的主谋呢,我估计百分之百就是那个舒南华。

    岳山石又说:小祖兄弟,那你能找出那个幕后黑手吗?

    我说难度不大,这事,得从雷芳艺的身上,找线索。

    “找雷芳艺?她得精神病了。”岳山石说道。

    我笑着说:只要她活着,我就能从她的身上,寻找到那个把她安排进剧组的“幕后

    黑手”。

    “哦,哦!”岳山石点点头,说道:那什么时候去找?

    “明天吧。”我跟岳山石说:明天你安排一下……我们直接过去,别耽误时间。

    “行!”岳山石站起身,激动的跟我握手,说道:真是“骗子好找,高人难寻”,这么

    多年,也就你小祖兄弟,能分析到要害!厉害!

    “小事。”我拍了拍岳山石的肩膀,说:岳老板,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来。

    “好!”

    岳山石拿起了摄像机,转身出了门,到了门口,他还问我:明天早点行吗?

    “嗯……明天九点多吧,我还得送我儿子去幼儿园。”

    “好!听小祖的吩咐。”岳山石这才彻底离开了。

    他走了,我也回家了,我这次刚出茶馆,就有一个人喊我。

    我回过头一瞧,是我刚才询问过“道观人鼎”的黄三郎。

    黄三郎见了我的面,跟我笑着说:小祖啊,你到底要不要搞一个道观人鼎?

    这黄三郎还想着在我身上做这趟生意呢。

    我摇摇头,说道:不搞,不搞,我这个人,不喜欢这些阴损的法子。

    “要不……”黄三郎还想说什么。

    我却开着车子离开了,我在后视镜里,瞧见了黄三郎阴鸷的目光——嘿,这老小子,

    我不在他这儿做道观人鼎的生意,他还记恨上我了。

    不过我也不能因为他记恨我,我就做他的生意啊,我没理黄三郎,继续开着车,回

    了家。

    等我在停好了车,出了地下车场,我在我小区楼的门口,又见到了熟人。

    这熟人,就是和昆仑玉教紧密相连的野树先生。

    野树先生坐在我家门口的石墩子上,见到我来了,跟我笑笑,递给了我一根淡绿色

    的卷烟,说道:抽吧,我在山里自己种的烟叶,自己卷的。

    我接过了卷烟,仔细闻了闻,没闻出除烟叶以外的其他味道——出门在外,小心一些

    好嘛,我是怕野树先生在这烟里惨了点什么东西。

    我闻完后,夸奖野树先生:好烟啊,野树先生真懂得享受。

    我掏出了打火机,把卷烟点上。

    野树先生说道:你毁了昆仑玉教的计划。

    “怎么说?”我问野树先生。

    野树先生说:我们昆仑玉教正在和观心子合作,你知道吧?

    我在舒南华和葛宇的车里,找到了两人对话的音频,我从那音频里,知道昆仑玉教

    和观心子合作,但我不确定这野树先生是不是诈我,我当然说不知道。

    我装出了一副很惊讶的模样,说:你们和观心子有合作?

    “对!有合作。”野树先生说道:观心子怀疑是昆仑玉教,把他藏身的消息,给泄漏

    出去的,所以,断了和我们的合作。

    我说道:你说给这个给我听是什么意思?

    野树先生说:观心子知道一个很重要的秘密。

    “什么秘密?”我问。

    “关于画的秘密。”野树先生说:我上次说过,让你去盗一幅画——但那副画,到底是

    什么,昆仑玉教不知道,那个同样也在谋求盗画的青铜面具,也不知道。

    “什么画你们都不知道,那你们偷什么?”我问野树先生。

    野树先生问我:嘿,你知道昆仑玉教能改你命的秘术,是什么秘术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

    野树先生点头,说:那你为什么追着昆仑玉教的屁股后头,要这个秘术呢?

    我说是因为我见过昆仑玉教的玉符,拥有改命的能力。

    “这就对了。”野树先生说:我们也见过观心子的能力,他的能力,注定他见过那副画!

    我说还是不明白,野树先生说道:那我说直白点把——我们要你偷的那副画,不是一

    张普通的画,而是一只画魂。
    
下一篇   第320章 极乐人间(墨小玥冠名)          上一篇   第318章 绿茶妹(云淡月浅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