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290章 六亲不认(云淡月浅冠名)

人间极乐 > 第290章 六亲不认(云淡月浅冠名)

第290章 六亲不认(云淡月浅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跟神丑点了点头,说道:野树先生真的这么说了。

    神丑摇头,说道: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我师父的死就这么一根线,不能就这

    么断了。

    画心道人劝神丑,说道:丑爷,你别倔,野树先生说的话,应该有他的道理!

    “那龟儿子放个屁都是香的嗦?”神丑骂了画心道人一句。

    画心道人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顶了神丑一句:就算野树先生不行,你还在怀疑他

    背后的昆仑玉教吗?我们川西十四盗都被他们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人家在这个消息

    上,还能骗你?

    神丑沉默了,低着头,没说话。

    其实神丑也没怀疑野树先生话的真实性,但是他执着于他师父的大仇,不愿意快速

    杀了勾魂人,不然勾魂人一死,他师父血仇的线索,彻底断了!

    我想了想,跟神丑说:丑老哥,我这儿,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神丑问我。

    我说道:快刀斩乱麻!

    “怎么斩?”神丑问。

    我说:咱们先去白灵茶馆,迅速问清楚勾魂人的做的恶事,确定他就是罪恶多端,

    咱们没冤枉人,然后你用你的脸谱,我用我的催眠术,迅速逼问他说出真话,说出

    他和养龟邪道人之间的联系,然后咱们知道了想知道的消息,就宰了勾魂人,如果

    咱们什么都没问到,也迅速宰了勾魂人,怎么样?

    “哦!雷霆行动?”神丑说道:我觉得行!

    “既然觉得没问题,那走,咱们几个人,先去白灵茶馆。”我们几个人去了停车场,

    拿了车,直奔韩三佛的白灵茶馆。

    ……

    在去白灵茶馆的路上,我还在一直琢磨呢,琢磨野树先生为什么说“快速杀了勾魂

    人或者二十个傻孩子的家庭要被灭门”,这两件事,有因果联系吗?

    我琢磨半天,也没琢磨明白。

    我们凌晨一点半的时候,到了白灵茶庄。

    我们一行人进了茶馆。

    茶馆的一楼,客人很少,我们在韩三佛小弟的指引下,上了二楼。

    二楼的走廊里,我见到了韩三佛。

    韩三佛跟我抱拳:小祖兄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也说道。

    韩三佛和我打过了招呼,跟田恬说:二小姐,人给你抓了,就在“天字号”雅间里,

    你们进去吧。

    “好!”田恬和我们,一起去了“天字号”雅间。

    雅间里头,王陌夜和她老公两人,被五花大绑。

    王陌夜见了我,就挣扎着给我磕头,求我:李先生,我老公也就是想多赚点钱,他

    没有伤害谁,只是把他们的魂给勾走了,我老公待会就把魂给还回去,没有人受到

    伤害,你饶了我老公,别要我老公的命,行吗?

    我盯着王陌夜,说道:夜姐,你护着你老公的做法,我就不评价了——只是,我希望

    你别忘记了,整个玫瑰小区里,那二十多个傻孩子,一岁那年被你老公拐走的一个

    月里,他们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

    “那都是被逼的,我老公只是想多赚钱,他没想伤害谁!”

    “贩毒还说自己只是想多赚钱,没想着害人呢,那他们就没罪?他们抓起来就得

    毙,你老公也是一样,抓起来就毙,没道理讲。”

    我说完,转过头,看向了王陌夜的老公,问他:你是勾魂人吧?叫什么?

    “老子叫葛宇,你说得没错,我就是勾魂人。”葛宇被我们抓到了,丝毫没有害怕的

    情绪,更加别说内疚、惭愧之类的情绪了,他有点嚣张啊。

    神丑上手就给了葛宇一耳光,骂道:都特么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这儿自称“老子”?

    你个龟儿子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哦。

    “我死不了的,放心,老子活得比你们长,比你们痛快。”葛宇冷笑。

    我问葛宇:你儿子,也是被你勾的魂?

    “是!”葛宇根本不否认,大喇喇的回答了,他说道:我练的第一个身外化身,就是

    我的右手,我练的第一个鬼身,就是把我那只断手法身和我儿子的鬼魂融合了。

    “虎毒还特么不食子呢。”我盯着葛宇。

    葛宇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盯着我,说道:你知道老子以前多惨吗?我年轻的时候,

    做翡翠生意,当时行情好,生意做得很大,赚了不少钱,虽然在腾冲买翡翠原石的

    时候惹了当地的黑社会,被剁了一条右手,但值得,当时的我在玫瑰小城买了房

    子,出门坐的是奔驰,每次回老家,老家里的亲戚,对我羡慕,尊敬,这个喊我葛

    爷,那个喊我葛总,舒服。

    “我儿子出生的一年前,我被几个朋友缠住,染上了赌瘾,往后的那两年了,我就

    流连各大赌场,十赌九输,没用一年的功夫,我的钱输掉了,我的翡翠生意输掉

    了,我在玫瑰小城的房子,也被抵押出去了,我很快就会一无所有。”

    “我当时悔恨、懊恼、恐惧,我悔恨我为什么染上赌瘾,我懊恼为什么我就控制不

    住自己的手,一把一把的钱往特么赌场里扔,我恐惧我一无所有,我还恐惧我失去

    地位,往后成为别人聊天时候的笑柄,尤其是我这么一个少了一条手的残疾人,更

    是挨人白眼和欺负。”

    “在我要濒临破产,一无所有的时候,我的机会来了,摆在我面前的是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我破产,然后一无所有;第二个选择,我牺牲我儿子的灵魂,但是会

    立马东山再起!你说我会选哪个?我当然是选后面一个,我用我儿子的灵魂,再换

    我半生荣耀。”

    葛宇此时的模样,像是疯魔了似的,他接着说道:我那时候开始修炼道家的“游龙

    转凤,身外法身”,很有效果,我用鲜血浇灌我断手的位置,不到两个月,我的断

    手长出来了,然后我义无反顾的砍了我的右手,把右手变成了我的身外法身,我再

    跟我老婆找了个借口,说我儿子的耳朵有点毛病,我带他去北京看病,可能要去一

    个月。

    “我瞒着我的老婆,把我儿子带到了郊外的一个小村宅里,我用刀在他的背后,刻

    下了‘降骨符’,用我的断手法身和他的魂融合在了一起!那个月里,我练成了第一

    个鬼身。”葛宇说:我当时其实心情很复杂。

    “你后悔勾了你儿子的魂?”

    “不后悔,我只是在想,我就算练出了鬼身,我去哪儿找生意渠道,如果找不到渠

    道,那我不是白忙活了么?”葛宇冷笑着说,他压根没把他儿子放在心上。

    他能放在心上的,只有他自己的利益。
    
下一篇   第291章 观心子(我超甜冠名)          上一篇   第289章 猢狲抬轿(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