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273章 两难抉择(墨小玥冠名)

人间极乐 > 第273章 两难抉择(墨小玥冠名)

第273章 两难抉择(墨小玥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画到手,昆仑改命秘法,双手奉上。”野树先生说。

    我问野树先生:那画到底是个什么画?你不可能完全没听说过吧?

    “哈哈。”野树先生说:我只知道,那副画落到了昆仑玉教的手上,能开启一个“极

    乐人间”,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摇摇头,说道:这事,我得考虑考虑。

    “可以考虑。”野树先生说道:会给你时间的,昆仑玉教在这方面,十分有耐心——不

    过,昆仑玉教有耐心,但有些人,就没耐心了,如果那些人,先找到了画,你李兴

    祖就没了价值,没了价值,昆仑玉教的改命秘法,自然就没你的份了。

    我摇摇头,问野树先生:你说的“那些人”,指的是谁?青铜面具吗?

    “对!”野树先生说:我们在找画,她也在找画,咱们的速度,如果没她快,画就到

    了她的手上。

    “青铜面具是谁?”我问野树先生:她是一个人,还是一伙人?

    野树先生说道:我是个中人,我的任务就是帮客户找帮手,其他的事,我们不关

    心,要不会主动去查——青铜面具是谁,我不知道。

    “你找的十四盗里,食盗荆棘,已经被青铜面具抓走了,这你也不关心?”我问野树

    先生。

    野树先生哈哈一笑,说道:童盗、寿盗、穿山盗,他们三个人的死,都和你李兴祖

    有些瓜葛,可是……我们关心过吗?没有!十四盗,已经成了我们的备选答案了——真

    正的答案,只有你李兴祖!

    “所以,我要说服你,替昆仑玉教寻画。”野树先生说道:你一个人,就可比十四盗。

    “这个我是大写的服。”画心道人说道:我们十四盗里头,各个都有奇门本事,但全

    部加起来,也不见得有小祖哥聪明,我们的本事加起来,也不见得能比小祖哥的

    “阴阳绣”!

    野树先生听了,对我笑笑,说道:所以——现在昆仑玉教,其实只关心你李兴祖,其

    余十四盗,就算参与盗画,那也不过是给你打下手!

    我问野树先生:我先不说我答不答应帮你们盗画,至少,我得先问问——我凭什么能

    够相信,昆仑玉教,一定有改命之法!

    我一直以来,也只是根据昆仑玉符上记录的“昆仑秘术”,来推断,昆仑玉教有改我

    短命的办法,但我不确定他们一定有啊。

    “只要你答应了,我们自然会让你相信的。”野树先生说道:我希望你答应。

    我说我得回去琢磨琢磨。

    “当然!”野树先生说道: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过来找我!

    “好!”我点点头,喝了面前的茶,转头离开。

    出手,还是不出手?这还真是一个永恒的难题。

    我帮昆仑玉教盗画?不成啊,那画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万一上了贼船呢?

    我不帮昆仑玉教盗画?那我就肯定拿不到改命的秘法,四年之后,我就得死!

    我的选择,很重要,越是这么重要的选择,我越是得多想想。

    我没给野树先生一个准确的答复,我开车带着兄弟们,回家了

    我先开车把田恬送到了她的家里。

    她下车的时候,忽然跟我说:李兴祖,上次的事,对不住了!

    “什么事?”我问田恬。

    田恬说:就是上次,我们川西阴行,非要拦着你,不让你当崔三爷的事——实在对不

    住,今儿个经历了“火烧红叶寺”的事后,我发现,川西,得有你这么一个崔三爷!

    你办事公道、手段高明、眼界开阔,最主要的,你有一颗是非之心——川西阴行,腐

    烂得不成样子,深挖一层,未必比那红叶寺干净,现在算是真正的乱世了——乱世之

    中,得有你这么一个判官!

    我笑了起来,对田恬说:多谢田家二小姐的支持!再见。

    “不用再见,明儿个就见。”田恬说道:你当崔三爷,得有生死薄和判官笔——我明天

    去找你聊聊,我帮你找这两件东西!

    哎哟……这田恬是帮我忙呢。

    我双手抱拳说:多谢,不出意外,我就上次咱们谈判的红玉茶楼里。

    “行,回见。”田恬也跟我抱拳了。

    ……

    这天晚上,我们几个回了家,摆了桌酒,高高兴兴的喝着。

    今儿个红叶寺被烧了,大家心里头痛快。

    酒席上,神丑和画心道人还在琢磨准备在川西搞点什么生意做呢。

    龙十六也插话了,他说他也搞点什么生意做,也想着入伙。

    好家伙,接下来,整场酒,都是这三个人在琢磨到底搞点什么生意做,没我什么事了。

    我被“排挤”了出来,也挺好,自己心里头想事。

    我琢磨着,自己最近要搞的两件大事,一件要当崔三爷,一件就是要找昆仑秘法,

    改我的短命。

    其实这两件事,都有了很大的推进。

    首先是当崔三爷的事,至少我已经知道了生死薄就在荆棘手上,我什么时候找到了

    青铜面具,我什么时候就能拿到生死薄,至于判官笔呢?有田家二小姐帮忙,这判

    官笔也好找。

    然后是昆仑秘发改命的事——昆仑玉教已经浮出水面了,虽然我现在还没见到昆仑玉

    教后裔,但我至少已经见到了帮昆仑玉教做事的“中人”野树先生,然后我得面对两

    道难题,是帮玉教,还是不帮?

    我这天晚上,一直都在琢磨这事,琢磨琢磨着,就困了,我去了床上睡觉。

    第二天我醒的时候,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帮,还是不帮?”

    我想了一会儿,决定先不想这事。

    要说生活也挺奇怪,一件事的答案,你老去想,越是想不清楚答案,但你不去想的

    时候,那答案自己长了脚来找你。

    我决定,让答案自己来找我——我先办我的事去。

    我洗漱了一阵,穿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的,我刚刚关上门,我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

    的事,昨天阴阳和尚,背着古月红离开红叶寺的时候,跟我说,说青铜面具在我家

    里,留下了一份手迹,说我能通过这些手机,进一步了解青铜面具。

    这手迹,算是青铜面具给我写的一封信。

    我昨天刚回家,还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她给我留了一份什么手迹?

    我连忙打开门,进屋子里,去寻找青铜面具给我留的手迹。
    
下一篇   第274章 老情人(云淡月浅冠名)          上一篇   第272章 盗画(云淡月浅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