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249章 白玉碎片(云淡月浅冠名)

人间极乐 > 第249章 白玉碎片(云淡月浅冠名)

第249章 白玉碎片(云淡月浅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白头翁之骨,活死人之血,阴阳和尚和青铜面具,到底想用这“骨、血”,在红叶寺

    的法会上,搞什么事情?

    神丑说:小祖,你估计,那阴阳和尚要搞什么鬼?

    “这哪儿猜得出来。”我摇了摇头,说猜不明白。

    接着,我忽然拍了拍巴掌,说:对了……对了……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神丑问我。

    我说:李思楠那六个人的血,不是一般的血,他们是活死人啊——他们的血液,也估

    计和正常人的不太一样——按着这个逻辑,往下推演,可能白头翁的骨头,也不是一

    般的骨头,他的骨头,应该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他骨头异常的地方,就是阴阳和尚

    换了他骨头的原因。

    “白头翁的骨头,能是什么骨头?”画心道人问我。

    我没回答,而是低着头,去瞧白头翁现在的“竹骨”,我发现,白头翁尸体里的竹骨

    边上,有一些小小的碎片。

    碎片表面沾染了血水,看不太清楚质地。

    我捻起了一块碎片,去了外头的洗手台前,用水冲了冲。

    冲完了之后,我才瞧见,这碎片,通体发白,很是温润。

    这碎片原来是一块玉片,玉片里头,稍微夹杂着一些血丝。

    玉片小指头盖大小,我握住了玉片,去了停尸房里,我跟田恬说:我刚才捻出来的

    碎片,是一块玉片!那应该是你白头叔被换骨头之前,就在身体里存在的,因为这

    块玉片里,还夹杂了一些血丝!

    血丝是那块玉片长期存在于身体中,被鲜血浸染才导致的。

    我问田恬:白头翁和你关系很深,那我问你——他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些玉片?

    “不知道。”田恬说道:我哪儿知道我白头叔的身体里,会有玉片啊!

    田恬不知道,我开始怀疑起那白头翁的真实身份。

    我又问田恬,白头翁这些年,真的就是一个川西阴行的中介人吗?

    “是的。”田恬说: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我说我想问问——那白头翁,是不是藏着什么其余的身份?

    “不会的。”田恬说:我白头叔就是做事情乖张一些,但他可没有其余古怪的身份。

    “一直都在做中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我又问田恬。

    田恬想了想,说道:我白头叔二十五岁以前,不是中人,他听说是一个赌棍、浪荡

    子,成天出去玩,花家里的钱,他哥对他也挺失望的,不过,在我白头叔二十五岁

    那一年,他去了一趟昆仑山,去了一年多,回来之后,整个人的脾气,秉性,都变

    了,也不出去玩了,就在家里好好做事,偶尔和几个朋友出去喝喝酒,日子过得很

    逍遥的。

    “白头叔人不坏,嘴里骚话又多,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挺快乐的人,很多人都愿意

    带他玩,然后,他的生意也做起来了。”田恬说。

    我听到这儿,立马打断了田恬,说道:我想起来了——这些在白头翁尸体里的白玉碎

    片,瞧质地,应该就是昆仑山一代的白玉——白头翁的尸体里,之所以有这么多的白

    玉碎片,我估计啊,就和他曾经的昆仑山之行,有很大的关系。

    田恬说:这些白玉碎片,和阴阳和尚,杀了白头叔,换了白头叔的骨头,有关系吗?

    “不好说。”我说。

    我们这边正聊着呢,忽然,停尸房的门被打开了,刚才收了我们好处费,把我们放

    进来的殡仪馆管事,侧身进了房间,他看到被剥了人皮的白头翁尸体,又看了看我

    们,吓了一跳,脸上挂着的笑,也凝固了。

    再看他的眼神,估计他以为我们不是什么好人呢。

    如果让他起疑心了,这事就不好办了。

    为了稳住他,我只能使出我“满嘴跑火车”的本事了。

    我问那管事:这尸体是我妹子的叔,我也在公安机关工作,因为我妹子的叔的死,

    和一桩凶杀案有关,我是过来检查的,别怕。

    “哦,哦,原来是警察同志啊。”管事信以为真了,以为我真是警察,他拿出了一个

    自封袋,递给我,说:小警察同志,这是死者脖子上的一根链子,我们打算给这死

    者,做好了“死人妆”后,再给他戴上的。

    “哦!”我接过了管事递过来的钥匙,瞧了一眼,这根链子,其实就是一根红绳,红

    绳上,穿了一把工艺钥匙。

    我跟管事的说了一声:谢谢老哥。

    “小事,小事。”管事说:从你们进来之前,我就感觉你们不是一般人,对了,小警

    察同志,刚才你给我的那钱?

    “拿着吧。”我跟管事的说:我替我妹子的叔检查尸体,事情比较隐蔽,你别到处嚷嚷。

    “放心,嘴严着呢,如果没事,那我就先……先出去了?”管事的说。

    我点点头,挥挥手,示意那管事的先走。

    等管事的走了,我在看了一眼那钥匙红绳,我瞧见,这钥匙上,有很多明显的划痕。

    钥匙有划痕,就代表这把钥匙,经常用,不光是为了带在脖子上好看的。

    我把这串钥匙红绳,递给了田恬,我说:白头翁死之前,还带着这串钥匙,说明这

    串钥匙,对他很重要,钥匙上有划痕,又说明他经常用这把钥匙——你把钥匙带上,

    然后去白头翁的住处,仔细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小箱子、小盒子之类的,能用这把

    钥匙打开。

    “我想……里头应该藏着白头翁骨头的秘密、尸体里有碎玉片的秘密。”我说完,就示

    意田恬先走。

    田恬问我:你不跟我一块去吗?

    “兵分两路,我们还有一些事,你先去白头翁家里查查,多半有收获!”我跟田恬说。

    田恬点头,她离开了停尸房。

    神丑问我:小祖,你干嘛不跟着去呢?

    “嘿。”我跟神丑说:我在想……这白头翁应该是先被人杀了,然后是被人剥皮了,最

    后被人换骨!白头翁被杀,一定心里有怨气!剥皮和换骨,一定会有大量的血液溅

    射到凶手的身上——我猜,凶手的身上,一定还有白头翁的爱恨之气,我让苦鬼来追

    踪他,也许能追到。

    我不管凶手是阴阳和尚,还是青铜面具,总能找到其中的一个。

    找到青铜面具,更好!

    找不到青铜面具,能找到阴阳和尚,那也是极好的——反正这两人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下一篇   第250章 信仰之死(swaggy冠名)          上一篇   第248章 白骨牒(墨小玥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