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30章 青梅竹马(风影冠名)

人间极乐 > 第30章 青梅竹马(风影冠名)

第30章 青梅竹马(风影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着棺材里面的人,竟然是昨天杀了万窑、跪拜过夏花灵位的黑衣年轻人。

我再更加仔细的认了一下,毕竟我见那黑衣年轻人的次数也不多,怕看走眼了。

这么一认,更加明白了,这个人,的的确确是那个黑衣年轻人。

原来,夏花和那黑衣年轻人认识?

“结果不错。”我对自己说了一句。

至少,这次夏花的解缘人,我知道在什么地方了。

那黑衣年轻人在看守所里杀了万窑,那他现在肯定在警察局里,跑不了的。

找他很容易。

再说了,咱哥们朝廷有人——只是这次要找黑衣年轻人,得动动关系了。

……

这次入阴推棺还算顺利,有些恶缘人的棺材里,根本就没有解缘人,这夏花的棺材里有,她还算运气不错的。

解缘人找到了,却给了我两个疑点——夏花和那黑衣年轻人到底什么关系,另外,小和尚到底什么来头?他真的是明王转世吗?他今天,可是露了一手佛门手段。

我从阴世出来的时候,我瞧见小和尚盘坐着念经在,我猫着腰,问小和尚: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听见了什么?

“看见了虚无,听见了我内心的声音。”小和尚睁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跟我拽着佛教的“哲理”。

我说你别装蒜,你看见什么虚无啊,你刚才看见我了!

“我闭着眼睛在,怎么会看得见你,叔叔施主,你调皮了。”小和尚一句话,把我差点给噎死。

我调皮?到底是谁在调皮啊。

我算看出来了,这小和尚是不想说,得了,他不说我也懒得问了,至少我知道小和尚真是一个小孩子和尚,只是身世不明朗。

我接着去询问夏花,问她在这个城市里,有没有熟人?

“没有!”夏花斩钉截铁的说。

我让夏花仔细想想。

夏花说不用想,肯定没有,她本来就是来这城市打工的,这城市里也没她同学,自然就没有熟人。

我说:这样,我给你画一个人,你认认这个人,行吗?

“可以!”夏花答应下来。

我开始在纸上,画起了那个黑衣年轻人的模样。

我才画出了一个轮廓,那夏花已经指着那人,笑着说:我认识,我认识,这是李白马,我白马哥。

“你是认识这个人的?”我问夏花。

夏花说当然认识了。

她这些天,总是阴郁的模样,但这次,提到了这个黑衣年轻人,她的脸上,洋溢着本来就该属于少女的甜蜜微笑。

她说这个黑衣年轻人叫李白马,和她是发小。

在夏花小的时候,就其实很受欺负,她小时候长得不好看,因为营养不良而枯干蜡黄的头发,小骨架、小个子,每次要出去玩之前,要帮母亲生火做饭,所以她出现在小伙伴面前的时候,总是一副脏兮兮的模样。

她被小伙伴们嫌弃,喊她丑八怪。

小伙伴们不愿意和夏花玩,夏花慢慢被孤立了,每天她把家里的事情做完了,想一个人出去玩的时候,就只能一个人在空地里玩,更多的时候,她是看着别人欢快的玩。

她感觉她自己,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终于有一次,她的一个远方姑妈,来他们家走亲戚,这个姑妈生活在大城市里,给她带了几根棒棒糖,这些棒棒糖,都是城里的零食店手工做的,样式精巧,十分漂亮。

夏花十分喜欢。

等姑妈走了之后的几天,有次,夏花又去了场地里吃棒棒糖。

她的棒棒糖,吸引过来了那群平日里嫌弃她的小伙伴。

当时的小乡村里,档次比较高的棒棒糖也就是小卖铺里的一块钱一根的阿尔卑斯了。

现在夏花这种用透明玻璃纸包着的、糖体晶莹剔透,偶尔有些花粉点缀得漂漂亮亮的棒棒糖,哪儿是那些村里娃子见过的?

小伙伴们把夏花围了起来。

夏花见了,慌忙把放在身边石板上的棒棒糖给收进了口袋里。

小伙伴们一拥而上,去抢夏花的东西。

这小孩子打架,什么龌蹉的手段都用,咬人、吐口水,拳打脚踢,没一会儿,夏花就被打得哭天喊地。

但夏花就是这个样子,也没有把自己的棒棒糖交出来。

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可能一件玩具,一点零食,比他们的生命还要重要。

那些小孩越是看夏花倔强,打得就越狠,夏花的头发都被扯下来几束,就在这个时候,李白马出现了。

李白马的年纪和当时夏花的年纪差不多大,五六岁,他是村子里一个破旧的孤儿院里的孩子,别看平常吃得很糟糕,但他愣是长出了一个大个子,他因为从小没爹没妈,老是被人欺负,他天天跟人打假,练出了一手“好功夫”。

李白马一个人,拿着石头,把那些欺负夏花,抢夺夏花棒棒糖的小伙伴,打得屁滚尿流。

当然,李白马赶走这群小伙伴,也是付出了代价的,他也被打得头破血流。

夏花心疼的用自己泥泞不堪的衣服,帮李白马擦着额头,李白马拍着胸脯,说道:我叫李白马,是孤儿院的小孩,你叫什么?

“我叫夏花。”夏花笑得很甜。

“以后有人欺负你,喊我!我打他。”李白马捏住了拳头,跟夏花说:我们都是穷小孩,老受人欺负,被欺负了,就得靠拳头!锤那些坏孩子。

夏花点点头。

李白马要走,但夏花没让,夏花约李白马坐在一起吃棒棒糖。

她拿出了自己仅有的四个棒棒糖,分了两个给李白马。

然后,夏花坐了下来,和李白马一起吃了一个棒棒糖,李白马才走了。

从此以后,李白马成了夏花的干哥哥,在夏花读书的年代里,每次夏花被人欺负,或者被人垂涎美色的时候,都是李白马出手,把那些人打得狼狈逃窜。

实际上,留守儿童爆发一些校园暴力或者校园里被同学性侵的事情,屡见不鲜。

夏花之所以在乡下留守阶段,一直读到高中都平平安安的度过,少不了李白马的背后保护。

我问夏花:李白马后来干什么去了?

bet366娱乐平台“哦!白马哥只读了一个小学,然后就在县里到处混,跟这一帮混子到处混。”夏花说:我其实想等我考上大学之后,我就跟白马哥表白,告诉她,其实我这些年,一直都爱着他,从曾经的崇拜,到后来的真正的爱,虽然我有对不起白马哥的地方。

“你有什么对不起李白马的地方?”我问。

下一篇   第31章 毙白马(云淡月浅冠名)          上一篇   第29章 六字明王咒 (顾梦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