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21章 杀婴极刑(若语冠名)

人间极乐 > 第21章 杀婴极刑(若语冠名)

第21章 杀婴极刑(若语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老马作为婴儿的爷爷,为什么会同意让宋四婆杀掉那个婴儿呢?

也许不光是老马同意宋四婆杀婴,老马一家都同意宋四婆杀婴儿。

为什么?单纯的因为那老马家的婴儿,是一个女婴。

宋四婆出现的地方,一定是重男轻女十分严重的地方,这些地方,思想很落后,大部分人对生儿子的执念,十分强烈,对女儿的出生非常气愤。

几百年前的宋四婆,很有生意,因为当时杀女婴的风气,十分严重。

有些家庭,生了四五个女儿了,就是想生个男孩,但就是生不出来,家里的条件,又养不起更多的孩子了,怎么办?杀女婴,如果往后生的都是女婴,就全部杀掉,直到男婴出生。

但是,不是每一个家庭,都有胆量和心肠,去杀自己生的女婴,那就只能请人来杀婴儿,这个时代环境下,宋四婆应运而生。

不过,现代人的观念再怎么愚昧,也不至于愚昧到这种程度上,虽然重男轻女的现象,依然层出不穷,但很少有人会做到“杀女婴”这一步,所以宋四婆这个行当,基本没人了,这次的宋四婆,应该是这个流派为数不多的传人了。

而且这个“汪阳村”,算是非常愚昧的了,按照小卖铺老板说的,宋四婆经常在这儿出现,一出现就有夭折的死婴,其实那些婴儿都不是夭折了,是被家里人和宋四婆一起杀了,但对外就宣称小孩夭折了。

这个地方,是经常会出现杀女婴的。

我紧跟着宋四婆。

很快,宋四婆就走到了那小卖铺老板说的塘边。

这个塘是真的大,小卖铺老板说这儿像一个湖,还真的像。

我慢慢的跟着,走到了湖边的时候,我瞧见那宋四婆在我前面比较远的地方,一扬手,解开了怀里的襁褓,把里头的死婴给扔到了河里,然后又快步离开了。

我想着是继续去跟踪宋四婆呢?还是先把那死婴的尸体给捞起来。

bet366娱乐平台这塘大,里头的大鱼估计也多,我过会儿如果再来的话,那尸体都被鱼给吃掉了,我父亲以前跟我说,说在阴行要敬缘,我停住了脚步,我在这儿既然和死婴相遇了,就是有缘分,那我就得把她给捞起来,入土为安,也算是帮这死婴一把。

我没有继续去跟宋四婆了,她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尤其她那脸上的刺青,太扎眼了,这个村子里要找到她的位置,太轻松了,问谁都行。

我找了一根长木棍,走到了宋四婆刚才抛婴儿的地方,把木棍探到水里,去寻找那死婴。

木棍在水里搅和了一阵,像是勾到了什么东西。

我把木棍往水里再深入了一点,往上挑,竟然把婴儿给挂住了,我一直往上收木棍的时候,那婴儿一直挂着木棍,把木棍都稍稍压弯了一点。

咦!我本来只是想探到那婴儿的位置,然后下水把她捞起来的,结果她竟然挂住了?她可是一丝不挂被扔到河里的啊?怎么会挂住?挂嘴里了?

我猛地一挑,用木棍把那死婴给挑出了水面,终于……我看到了这死婴的模样了,她的两只眼睛已经被挖掉了,嘴巴也被线给缝了起来,浑身瘫软,似乎是骨头全部给砸断了,我的木棍,刚好挂在了死婴的眼孔之中。

我看到死婴惨兮兮的模样,骂那宋四婆真是造孽,她杀婴的法子,竟然用的都是顶阴毒的法子。

这死婴的眼睛被挖了,一定是活着的时候被挖了,这样,她就看不见是谁杀了自己,就算变了鬼,也不会去找杀她的人的麻烦。

死婴的嘴巴被缝上了,变成了鬼,下了地府也张不开嘴,没办法跟鬼差告状,诉说自己的冤情。

这浑身的骨头被砸断了,是宋四婆方便这塘里的大鱼吃掉女婴。

连着三个手段,各个残忍至极,我都看不下眼了,这宋四婆,真是丧了八辈子的阴德。

我先把对宋四婆的愤怒藏在心里,我找了一块泥瓦,废了好大劲,在这塘边树下,挖了一个坑,埋了这死婴。

“造孽,造了大孽啊。”我把那埋死婴坑的土用手给轻轻压实了,继续上路,今儿个晚上,我就必须去找找那宋四婆的晦气。

这种阴人,不配当阴人,不配拥有一身阴行秘术!

我沿着塘边,才走了十来米,忽然,我听到了一阵女童哭泣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我猛地回过头,发现刚才我埋了死婴的位置,那周围的草,都变作了黑色,坟旁边那棵老树的缝隙里,竟然汩汩的流着血,树的叶子,被风吹动的时候,发出了类似女童哭泣的声音。

哎!

我摇摇头,双手合十,对着那死婴的位置,稍稍拜了拜——这些怪现状的出现,都是因为刚才死婴的怨气太强了——刚刚出生就被凄惨的折磨致死,怨气能不强么?

“我会替你报仇的。”我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我这刚一转身,我发现,我前面十米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

那女人缓缓朝我走了过来,她的步子很轻灵。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朝着我勾了勾手指:荒山野岭的,跑哪儿去啊,就在这儿快活快活,多好!

这女人用妖娆的声音,挑逗我。

她见我没反应,又说道:哦!你不喜欢我这个模样?那这个模样呢?

说完,女人对着自己的脸,猛地一撕,她撕下了自己的一层脸皮后,模样竟然长得和夏花一样。

“嘿。”我这是撞邪了。

我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是个小鬼。

这小鬼当然不会是我刚才埋葬的婴儿化成的,那婴儿怨气虽然强,但她能分清楚我不是害她的人。

这小鬼哪儿来的呢?

我想起了那小卖铺老板说的,他说这个塘里有东西,以往村民老是会被害,性侵夏花的尹国富也是这个塘里被吃的,当然……尹国富死在这个塘里,我估计是宋四婆办的,至于以前遇害的村民,多半是我面前这个小鬼害的。

我双手合十,笑着对那小鬼说: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我叫李兴祖,你不挡我的路,我就不找你的茬。

“哎哟哟,小哥哥,你说什么呀,我只是想和你快活嘛!”那女人轻飘飘的朝我过来。

我眯着眼睛:入我身边三步,就别怪我不客气。

ps:三更到啦,谢谢大家的支持啦,也谢谢小亦啦,写作还是要严谨,老墨一定会记得的哈,谢谢老书友送上的打赏,么么哒。

下一篇   第22章 弃儿妖(瓜瓜冠名)          上一篇   第20章 牛崽房(身骑白马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