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724章 独眼人脸

人间极乐 > 第724章 独眼人脸

第724章 独眼人脸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百鬼复苏的位置,你知道吗?”我问田晓婧。

    田晓婧摇摇头,又点点头,说:现在我不知道这位置在哪儿,我需要动用一些巫术

    去感知,感知得当的话,也许能够确定这次百鬼复苏的大概位置。

    我说能确定大概位置也行啊,我跟田晓婧说:那就辛苦田老师了。

    田晓婧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哦!我要动用巫术,其实场面很惊悚,要不然你和老邱……

    她话没说完,但我们理解意思了,就是让我和老邱回避!

    我们当然尊重田晓婧的决定了,我们两人转身准备出门,结果还没走几步,我们就

    被田恬喊住了。

    田恬说道:姐,我感觉没必要回避——咱们这些人,既然打算成立一个团体,对抗桃

    花源入侵,那必须得培养出默契、自信,遮遮掩掩的不算好汉。

    邱继兵一听,笑着说:哎哟,田恬妹子,你这被小祖摸了一把,都放飞自我了?

    “放你妹,你找削呢?”田恬再次撸起了袖子,右手握着迷你花瓶,作势要打邱继兵。

    我连忙拦住了田恬,当起了和事老,说:刚才二妞其实说得对,抵抗强敌,精神第

    一,咱们兄弟们的心,不能整齐划一,团结一致,想着抵抗桃花源,那是痴人说

    梦,咱们得互相信任,要不然,田老师,你也别避讳我们了,直接动用你的巫术吧。

    田晓婧听了,点头说道:那成,我先用上我的巫术,把那百鬼复苏的位置,给找出

    来再说。

    “好!”

    我点头,同时给田恬递了一个微笑过去。

    田恬翻了我一个白眼后,看着她姐。

    我心里舒服了很多——我发现,田恬这人,平常看着是个又傻又白的姑娘,但她还是

    有属于女人的“蕙质兰心”。

    刚才她的“团结论调”啊,是一句话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是不让田晓婧避嫌。

    第二个目的,其实是拐弯抹角的跟我说“她原谅我了”,但她是一姑娘嘛,主动说原

    谅我的话,有点拉不下面子,就很隐晦的说大家要团结,要互相信任。

    我和田恬今天晚上的误会,算是解了。

    只是我不知道,往后种在我心里的李天煞,还要跟我玩一些什么幺蛾子出来。

    我们这边和解了,田晓婧则动用巫术,开始寻找百鬼复苏的位置。

    要说田晓婧怪不得让我们避讳她呢,她的巫术,还真有一些惊悚。

    她盘腿坐在了地上,然后,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巫族的歌子。

    田晓婧是扎巴尔的徒弟,所以,她的巫术,和扎巴尔一样,有些血腥。

    随着她巫歌的吟唱,很快,她头顶的头发,竟然在微微的动着。

    很快,她的头顶,出现了一条裂缝,裂缝一指来宽,头发也被两边分开。

    那缝隙里,缓缓的升腾出了一张人皮脸。

    脸上,鼻子、嘴巴、耳朵都有,但是,只有一只眼睛。

    不过,这张人皮脸的眼睛,闭着在,并没有睁开。

    那田晓婧站起身,忽然单膝跪地,嘴里又念叨了几句:阿卡玛,萨斯。

    这句话,是一句巫文,大意是祈求祖先的意思。

    她说完这句话后,要开了自己的右手中指。

    中指上渗出了不少的血液。

    田晓婧将血手抹在了脸上,那张“独眼人脸”,落在了她的脸上,把那些血水给舔舐

    了个干净后,眼睛忽然睁开。

    同时,这张人脸,飞到了田晓婧的头上,开始缓缓旋转了起来。

    独眼也绽放着幽绿的光着,人脸的嘴里,也念叨着一些听不清楚的咒语。

    我就瞧见,房间里的窗帘,忽然打开,窗户之上,贴着一张又一张的人脸。

    密密麻麻的人脸,贴满了整个窗户。

    那独眼人脸发出了一声呼啸之后,窗户上的人脸,一张接着一张的飞走了。

    不一会儿,满窗户的人脸,一张不剩,统统飞走了。

    我瞧着这几幕的惊悚,我下意识说了四个字“通神御鬼”。

    邱继兵扭过头,询问我:这是通神御鬼之术?

    我点点头,说:那张漂浮在田老师头上的人脸,相当不一般,她刚才在指挥咱们这

    别墅小区边上的小鬼,去查那百鬼复苏的地方。

    “这别墅周围哪有这么多小鬼?”

    “哪儿的小鬼不多,只是你们双眼不能瞧见鬼魂而已,不然,你如果半夜上街,会

    发现清净无比的大街上,其实站满了人影。”我说。

    邱继兵点点头。

    这时候,田恬一把揪住我的衣服领子,喊道:李兴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这和邱继兵聊得挺好呢,结果田恬冲我喊了一嗓子,喊得我有些发懵,我说:什

    么怎么回事啊,我不都跟你解释了吗?我摸你,是我被心魔控制了。

    “谁跟你说心魔的事了!”田恬指着田晓婧说:我姐姐,从哪儿学来了这么邪门的

    术?我姐从小能分辨善恶是真的,但她的巫术,没这么血腥,惊悚。

    我没跟大家讲过“田晓婧其实是扎巴尔的徒弟”,田恬也不知道。

    我挠了挠头,说道:田恬啊,其实,其实……你姐……你姐在鬼市里,得道了,有高人

    教她一些术。

    这田恬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哪怕是亲人也不另外。

    我真怕她知道了真相,要和田晓婧解除姐妹关系。

    “真的?”

    “真的。”我继续说道:再说了,这巫术,也就是难看了一些,但是……并不算很歹毒

    的阴术!放心吧。

    田恬听我们如此说道,也才放心不少,我一旁偷瞄着田恬,心里叹气,幸好田恬好

    骗,要是不好骗,还不得了。

    如果她发现自己姐姐不是亲姐姐,而且还是扎巴尔的徒弟,自己的父亲曾经是一个

    猥琐小人的时候,估计她还不知道要发多大的脾气呢。

    我们几个接着等,半个小时后,有一张人脸,飞到了窗户上,贴着,嘴巴也张合

    着,说着我们根本听不到的话。

    那人脸的话一说完,独眼人脸,也闭上了眼睛,再次缓缓的钻入了田晓婧的头顶裂

    缝之中。

    田晓婧的头颅,也合上了。

    她站起身,睁开双眼,跟我们说道:我这巫术,是有点惊悚吧?

    “还好。”我笑着说。

    “你们看到了,别往外传,不然,都嫁不出去了。”田晓婧甜甜的笑着。

    我点头,接着问田晓婧:田老师,位置定到了吗?

    “定到了。”田晓婧说:新城区有一个九奶奶庙,第一只复苏的百鬼啊,就在这庙周

    围复苏的。
    
下一篇   第725章 食九(新年快乐)          上一篇   第723章 头鬼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