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714章 江湖儿女

人间极乐 > 第714章 江湖儿女

第714章 江湖儿女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到我母亲身后不远处,竟然有一道黑色的影子,那影子像

    蛇,一闪即逝。

    但是我下一秒再看,那黑影子就彻底不见了——我还在好奇那黑色影子是什么呢,我

    母亲双手握住了我的肩膀,疯狂的摇着我的身子,问我:小祖,你刚才说什么?你

    说水哥……水哥落在了桃花鬼的手里?

    我母亲是个婉约的女人,平日里说话,都不会很大声,哪怕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

    说话也柔声细语,肢体语言也不会特别出格,但这一次,我母亲狂性大发似的摇着

    我的肩膀,足以见得我父亲落在桃花鬼手里这事,对她的震动,到底有多大。

    我很不想伤我母亲的心,但我不能骗我母亲,我跟她说:妈,我爸落在了桃花鬼手

    里,这是猫六耳推断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但是……母亲,你和父亲联系应该比较紧

    密,你最近,有没有我父亲的消息?

    母亲咬着嘴唇,仔细的想了一阵后,才说:你父亲一个月前,和我见过一面,但是

    他说他要进昆仑山,找一个替你改命的机缘——然后,就再也没和我联系过了。

    “你父亲这些年,为了你的事,经常出远门,一出门短则两三个月,长则半年,因

    为经常出入那些深山禁地,所以也难得回电话给我——所以,这一个月里,你父亲没

    跟我联系,我也没觉得他会出什么事……

    我母亲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下来了,冯春生轻轻的拍着我母亲的背,说:陈词老

    妹,别难过,别伤心——于水是我们兄弟,他出事了,我们不会不管的。

    陈雨昊也说:那当然的了——于水如果真出了事,我非剐了那群桃花鬼不可。

    我母亲听到有这些老兄弟、老伙计的支持,心情才好了一点点。

    冯春生说道:我们待会出了九黎城,我立马就去联系人,把咱们当年的老朋友、老

    伙计联系到,一定要把那些桃花鬼给翻出来。

    我也跟母亲说道:放心,妈,我爹失联了,我去找,过刀山下火海,我也得把我爸

    给找出来。

    如果说我父亲落入了桃花鬼的手里,我父亲绝对不会是因为道行不够,才被他们抓

    住的,我父亲是阴阳刺青师,阴阳绣手艺,出神入化,同时他还是阴人江湖里,少

    数的几个凝聚了“势”的高手。

    桃花鬼和他想在拳脚上见真章,我父亲不说能赢,但逃命是没问题的。

    只可能是桃花鬼利用我父亲替我“改命心切”这个心理弱点,下了局,才把我父亲

    “请君入瓮”,给抓起来了的。

    我父亲对我恩深似海,我一定要保我父亲周全。

    想到了这儿,我跟我母亲继续说:妈,这次,看你儿子的……再说了,有田晓婧在,

    桃花鬼插翅难逃。

    我母亲的情绪似乎缓和了一些,我心里的阴霾,也扫掉了不少。

    可谁知道,我母亲这渐渐好转的情绪,竟然是装出来的,她脸上表情迅速平复,我

    原本以为我母亲心情彻底恢复过来了呢,结果我母亲忽然捂住了嘴,蹲在地上失声

    痛哭了起来。

    她和我父亲,感情太深了。

    母亲这么多年,和我父亲一直都很恩爱,甚至我父亲从小就跟我说:小祖,男人要

    有担当,尤其是对妻子,妻子不是你的附庸,她是这辈子陪你走完人生路的人,其

    余的人,可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但她能陪你走完她的一生,男人如果心有所爱,

    必然要万分珍惜,这才叫成熟。

    我父亲能说出这样的话,侧面也能得见我父亲有多爱我母亲。

    现在父亲失联,母亲感觉脊梁骨都被人抽走了。

    墨小玥蹲下身,双手抱住了我母亲,头靠在我母亲的肩膀上,她是想用拥抱,替我

    母亲分担悲伤。

    周围的兄弟们,也一个个都无所适从,我也想安慰母亲,可我怕说错话,再次恰得

    其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点手足无措。

    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分钟的样子。

    母亲缓缓站了起来,她从墨小玥的怀抱了挣脱了出来,脸上泪痕未干,但我母亲的

    情绪,已经彻底稳定住了。

    她叹了口气,说道:我和水哥结婚二十年,一直举案齐眉,恩恩爱爱,如今听到水

    哥被人劫走,我心情失控,一时间没控制住,所以……有些失态,对不住大家伙。

    冯春生立马摆手,说道:蛊母老妹,你和水子感情太深,忽然闻听此噩耗,情绪喷

    发,也是正常,谈不上失态。

    我母亲继续说道:水哥不在,闽南阴行,由我来掌管方寸,多年江湖经验告诉我,

    越是紧要关头,越是需要冷静,一旦方寸大乱,必然兵败如山倒!

    我很难想象,我母亲从十分钟之前的柔弱女子,转换成了冷静话事人,可能这就是

    江湖儿女!我母亲是个女豪杰啊。

    母亲接着说道:刚才冯大先生说要找来当年的老朋友、老伙计,来寻找水哥,其实

    不用,暂时,不联系任何一个老伙计、老朋友!

    冯春生听了我母亲的话,老大的不爽,斜着眼睛,质问:怎么?是不是嫌弃我们当

    年这些老伙计、老朋友实在不中用了?所以,懒得找我们当帮手?

    “冯大先生这话重了。”母亲跟冯春生抱拳,说道:水哥曾经是一个小小的纹身师,

    这些年能纵横江湖,全靠当年的老朋友、老伙计帮衬,做他坚强的后盾,我们夫妻

    俩,对当年老伙计的恩情、能力,绝对没有任何怀疑,我们有的,全是尊敬。

    冯春生这才脸色好转不少,说道:蛊母老妹这话还算有情有义,但是,为什么不让

    我们这些老骨头们动一动,帮当年的朋友重新联系起来,去找水子呢?

    母亲说道:这些年,其实水子已经无意中发现有一股势力,要在人间作乱,当然,

    他并不知道那伙人是桃花鬼——最近几年里,水子已经和当年的老伙计,暗中组织了

    起来,时刻都对那股势力做出防范,但这是,冯先生和小雨哥是不知情的,因为水

    哥知道冯大先生是个闲云野鹤一般的神仙人物,喜欢享受生活,水哥不想打破您的

    平静生活!至于小雨哥不知情,实在是因为小雨哥闭关时间太久。

    冯春生听了我母亲的话,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叹气,说:于水啊于水,当年,

    是我冯春生,把你带入阴行,我们俩亦师亦友,你是真疼我啊——哪怕知道大妖降

    临,依然让我老冯在川西吃香的喝辣的,不让我忙活!

    我转过头,说道:蛊母妹子,我明白你夫妇的好意——但我冯春生是江湖儿女,注定

    闲不住的……曾经,我因为来川西,照顾小祖,退出了闽南阴行,算是金盆洗手了一

    大半了,但如今……为了水子,我冯春生再次出山——从今天开始,伏羲神卦,重出江湖!

    说完,冯春生从兜里,掏出了一块罗盘。

    罗盘之上,锈迹斑斑。

    他咬破了右手中指,将指血涂抹在了罗盘之上……
    
下一篇   第715章 妖龟预言          上一篇   第713章 厄运降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