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703章 猫六耳

人间极乐 > 第703章 猫六耳

第703章 猫六耳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笛子问我:你真的敢上来?

    我盯着笛子那张还说得过去的脸,说道:你又没有害我的理由,真要害?在茶馆

    里,你有的是机会下手!

    我接着问笛子,说:我进鬼市之前,中了鬼市里韩三佛和川西阴行田大掌柜一起下

    的“凶神祭祀”局,这个局,试图诬陷我是一个杀人狂,用来分散我和我那些兄弟们

    之间的感情,让我们军心涣散,继而让我绝了进鬼市的心思——这个局,幕后的主使

    是你吧?

    我刚刚问完,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念头,我说道:不对……很早之前,野树先生曾经

    告诫过我,说我的身边,出了鬼市的内奸,这个内奸,是我的朋友,我曾经以为这

    内奸是韩三佛——但后来,我发现韩三佛可能不是内奸,又或者说,内奸不止韩三佛

    一个人,现在想来——这个内奸,是你?

    笛子摇摇头,说道:你刚才也说了——那个内奸是你的朋友,我和你是朋友吗?

    “不是!”我说。

    “所以,我不是那个内鬼。”笛子冷笑着说:但是……我知道那个内鬼是谁,今天你应

    该能见到他,你见了他的面,你会很惊讶的。

    接着笛子又说:对了,你说的那个内鬼,现在替我卖命,我只是跟他说了——不要杀

    李兴祖,只要让他不要来鬼市就好,他就找了韩三佛和田大掌柜,下了那个局,挡

    你一波。

    “但你李兴祖还真不好挡,竟然还是一头扎进来了。”笛子背着手,叹气,说道:这

    就叫孽缘。

    我现在没空去管我身边的内鬼是谁,我就跟笛子说:说正事吧,你喊我上来,是为

    什么?继续劝我离开鬼市?

    “你劝不动。”笛子说:刚才劝你“不如归去”,你啊……压根不听劝,再劝也是白费力

    气,我只能……

    “只能什么?”我问。

    笛子说:我只能跟你聊一些事情了。

    “聊什么事?”

    “聊关于桃花鬼的事。”笛子说。

    我继续点头,说道:可以,你说。

    笛子说道:桃花鬼,比你想象得要强大……灭掉东北十万阴人,力挫鬼市,这在桃花

    鬼的眼里,那都是小手笔……桃花鬼们的真正实力,你压根不清楚。

    “你清楚?”

    “我当然清楚。”笛子说: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会讲清楚很多的事情,你愿意听吗?

    “当然。”

    “你听了我的话后,从此,你不再是曾经那个逍遥快意的李兴祖了,你将要背着很

    大的责任——当然,你承担这个责任之前,首先得保证你能活着出鬼市。”笛子说。

    我苦笑,说:在我知道我是东北招阴人后人,东北阴人被灭亡,百废待兴的时候,

    我的肩膀上,已经扛下了足够大的责任了。

    “好!不怕担担子就好。”笛子说道:其实我和你之间,有很大的渊源,一时间,我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这笛子还和我有渊源?

    我以前也不知道笛子的到底是什么人物,就知道他孤独一人,在红玉茶馆里趴活,

    而且听说他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手艺,一天天的偷摸拐骗,最大的本事,莫过于能

    吹一手好笛子。

    现在看,这笛子的身世,相当不简单啊。

    笛子说道:我想想啊……分成几个故事说吧?分成四个故事——相知、反骨、入侵、奇

    袭,应该能把这二十年来的事,说个明白。

    “你说。”我竖起了耳朵,不敢漏掉笛子的一句话。

    笛子没有直接说事,反而问了我一句,说:对了,李兴祖,你最近这段时间,有没

    有做过怪梦,梦见一条穿着婚服的白猫?

    我说我当然做过这个梦。

    我前几天,经常会做一个怪梦,梦见我穿梭在白山黑水之间,行走到了我老家“东

    北招阴人家族”的祠堂里,见到了一只穿着红色婚服的白猫女人,那白猫说“我终于

    等到了你”,说完她用爪子,挖出了我的心脏。

    我问笛子: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笛子先是一阵冷笑,紧接着,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表情后,我就瞧见他把自己

    那“青衣”脱去,赤.裸着上半身。

    他的腹部皮肤处,有一条很长的口子,从腹心窝,一直延伸到丹田处。

    “喵呜。”

    那腹心窝里,传出了一阵猫叫声后,那口子里,忽然伸出了一只白猫的爪子。

    这笛子,就是我梦里的白猫?

    我接着瞧见,那腹部口子,再次钻出了一个猫头、猫身子,最后,白猫从笛子的肚

    子里,跳了出来。

    白猫的身体修长,浑身毛茸茸的,右眼绽放着金色的光泽,妖艳无比。

    它开口说话了:李兴祖,你梦里的白猫,是不是我这个样子?

    它一说话,声音彻底变了,不是男人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

    我先打量了一阵白猫,又接着打量了笛子那圆滑的伤口后,我彻底明白了。

    原来笛子不是一个人,笛子的身体,就是一个傀儡,操控这具傀儡的,就是我梦里

    出现的、面前站着的白猫。

    “你在我的梦里,掏了我的心,这会儿你竟然真实出现了,你不会也想着掏我的心

    吧?”我问白猫。

    白猫用十分缓慢的速度,摇摆着脑袋,她说道:我的本来名字,叫猫六耳,我父亲

    叫我小六,在红玉茶馆这些年,你们喊我笛子,额,这么多称呼,你挑一个吧。

    我盯着白猫,说:那我叫你小六?

    “可以!你以前就叫我小六的。”白猫说道。

    “以前?你意思是我见过你?”我盯着白猫,说道:不可能,我从来没养过猫,怎么

    可能见过你?还管你叫小六呢?

    “你见过的,只是你忘了。”白猫说。

    我立马点头,说道:哦!那可能是我记忆缺失了,我的人生里,丢掉了一段记忆,

    是被我父亲抹掉的。

    “不!和你父亲抹掉的记忆无关。”白猫说道:你别打岔了,听我往下说就好了。

    我点点头。

    猫六耳用毛茸茸的爪子,托着腮帮子,说道:按我刚才说的四个部分来吧——相知、

    反骨、入侵、奇袭!先说说“相知”这个故事吧,这故事的主角,就是你和我。

    “我和你?”我问猫六耳。

    猫六耳点头,说道:对,我和你相知的故事——得追溯到二十一年前了,那时候你还

    没出生,我呢……是一只落魄的猫。

    它拉开了话匣子,用回忆,把我拉到了二十一年前——那个我还没出生的年代。
    
下一篇   第704章 九鬼降临          上一篇   第702章 茶馆的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