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601章 虎穴取子(dars冠名)

人间极乐 > 第601章 虎穴取子(dars冠名)

第601章 虎穴取子(dars冠名)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我说完,还加了一句:说不定,扎巴尔的“人蛊计划”,已经成功了!

    “成功了?”邱继兵听了,十分惊讶,说道:不可能吧——这几年扎巴尔不显山,不露

    水的,怎么可能完成了这么大的计划?不可能,不可能,你不要听风就是雨!

    我摇摇头,说道:我刚才用了苗疆“钓蛊”的办法,试了一下白牡丹,你猜怎么着?

    白牡丹差点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螳螂——那螳螂,就是蛊虫中的“螳螂蛊”。

    苗疆蛊虫极其的多,螳螂蛊已经算是比较凶的一种了,这种蛊虫,会飞到人的腹

    部,两把手刀切开人的肚子,钻进去后,甩开了手刀,把人的五脏六腑,全部给捣

    个稀巴烂。

    一只巴掌大的螳螂蛊,已经凶残如此,一个人化的螳螂蛊,到底有多么凶残,可以

    预见。

    我跟邱继兵说:那白牡丹已经成了人蛊,而像白牡丹这样的人蛊,整个国色天香的

    窑姐都是……

    邱继兵整个人都麻木了,他忽然潸然泪下,不停的抹着眼泪。

    可每次他一抹眼泪,更多的泪水就喷薄而出。

    我怕邱继兵暴露了,连忙搭住了邱继兵的肩膀,不停的安慰他:老邱,你怎么了,

    别哭啊——你可是川西八天王,大庭广众,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邱继兵摇头,他说道:我哭……是哭我那些死去的兄弟——我们阴人组当年六人,只活

    下了我一个人,我们为了什么,不就为了办死扎巴尔,打掉扎巴尔的“人蛊计划”,

    和他的邪教吗?

    “可是……这些你那,扎巴尔没事,他的邪教反而越来越大,连人蛊计划都成功了,

    我忽然感觉,我那些兄弟,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邱继兵伤心欲绝,他说道:人

    固有一死,或者重于泰山,或者轻于鸿毛——我们兄弟的死,就和鸿毛一样轻——不值

    得,不值得!太不值得了!

    我把邱继兵的肩膀,勾得紧紧的,我凑在邱继兵的耳边,说:老邱,别往这么悲观

    的角度去想——而且,就算你们其余兄弟,就算死得没意义,不还有你吗?你还活着

    啊——如果你办死了扎巴尔,那曾经阴人组的牺牲,就有意义了。

    “你接下来只要除了扎巴尔,你们那些兄弟,都是死得值得的,你接下来要做的

    事,赋予你那些死去兄弟价值!你明白我说的话吗?”我死死的盯着邱继兵:你不

    要在这么孩子气,这么容易激动了——你该沉稳起来,找到曾经川西八天王的感觉,

    抓到扎巴尔,捣毁他的计划。

    邱继兵抬头看着我,说:我还能做到吗?我沉寂了八年半了?

    “楚有大鸟,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我跟邱继兵说:沉寂不

    可怕,就怕在沉寂里消亡,振作起来,爆发你的能量。

    邱继兵听完我这句话,脸上开始浮现了一些自信的表情,这种自信,是我和邱继兵

    接触的几天里,未曾见到过的。

    “对!我只要还活着,扎巴尔就不能逍遥法外!”邱继兵挥舞着拳头,继续说道:只

    要我还活着……就有抓到邱继兵的机会,我就能告慰我那五个兄弟的在天之灵!

    “能这么想就好了。”我跟邱继兵说:老邱,接下来的事,你听我的安排。

    “当然听你的。”邱继兵说:你要我做什么?

    我说道;今天晚上,咱们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你潜入夏思雨的房间,按照咱们

    的计划,在里头装上摄像头,接着调查夏思雨的动静。

    “还有什么好调查的?”邱继兵说道:不都确定了人蛊吗?

    我笑了笑,说:老邱,你这老了高那可是过目不忘、智商绝顶的天王,怎么到这儿

    就糊涂了呢?难道你沉寂的八年,不但把你的斗志给沉掉了,你脑子也给沉掉了?

    这夏思雨,挖了腹部的生肉给这些窑姐吃,把这些窑姐全部给变成人蛊了!难道你

    不奇怪?这夏思雨“变蛊能力”是怎么来的?

    夏思雨这能力,总不可能是天生的吧?

    “这……?”邱继兵说道:行吧——那你知道夏思雨的房间在哪儿吗?

    “知道!”我把夏思雨常住的房间,说给了邱继兵听。

    邱继兵说:行,摄像头的事,交给我了,对了,你说今天晚上有两件事,第二件事

    是什么?

    “撤!”我说道:第二件事就是撤,咱们不显山不露水的撤退,别暴露——回了家,把

    这儿的事,说给墨小玥听,这个“国色天香”、扎巴尔、夏思雨,都和巫家有很大的

    联系。

    墨小玥最懂巫家文化,找她商量,应该还能看破一些我没有瞧出来的玄机。

    邱继兵说:成……我先去办事,你在这儿等着我。

    “好!”我笑着说。

    我走在酒桌上,开始继续喝着酒,然后和旁边坐着的窑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很担心邱继兵的安危——去夏思雨的房间里安装摄像头,难

    度不亚于“虎穴取子”,我一直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我瞧见了邱继兵的身影,我

    悬下的心思,才彻底放下了。

    邱继兵凑我身边,说道:事情办利索了,摄像头全部装完,剩下的,就等那夏思

    雨,请君入瓮了。

    “好!”

    我跟邱继兵说道:撤!

    我和邱继兵两人,朝着怡红院的外头走去,在我们走到怡红院门口的时候,白牡丹

    站在了二楼的观景阳台上,跟我们两人挥手。

    我给了白牡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和邱继兵大步离开了。

    ……

    我和邱继兵,按照原路,退出了国色天香的内室,去了大堂里,都准备离开过国色

    天香的时候,忽然,我见到了一个熟人——韩三佛。

    韩三佛正坐在大堂里,和几个妹子喝酒。

    嘿——这韩三佛,也好这口啊。

    不过,我今天易容了,并且我还在办事,我也不去和韩三佛打招呼了,拉着邱继兵

    准备走的。

    但邱继兵却不打算走,他跟我说:哟,我老朋友在,走,过去跟他喝一杯!

    “谁啊?”我问邱继兵。

    邱继兵指着韩三佛,说道:呐——小佛爷,我古玩城里认识的一个老朋友。

    “别扯淡,赶紧走。”我跟邱继兵说:今天咱们办事的,别再节外生枝了。

    “放心!放心!节外生枝不了的。”邱继兵说道:咱们今天办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说

    也得喝点酒庆祝庆祝嘛。

    邱继兵这八年来,真把自己过得跟个小孩似的了,压力扛不住,情绪容易激动,做

    事情也挺情绪化,还爱刷存在感。

    我继续劝邱继兵,说:别去,别去。

    “一定要去,一定要去!走嘛,喝一杯,出不了什么事的。”邱继兵继续拉着我不让

    我走。

    这时候,韩三佛的目光,已经扫到我这边来了,他没认出我来,但是认出了邱继

    兵,喊道:老邱……今天又来消费了?来喝杯酒啊!
    
下一篇   第602章 疯狂计划(dars冠名)          上一篇   第600章 螳螂人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