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599章 人蛊计划

人间极乐 > 第599章 人蛊计划

第599章 人蛊计划

墨大先生Ctrl+D 收藏本站
    这说明——夏思雨喂这些窑姐吃的生肉,起作用了。

    夏思雨身上一坨带着蛊虫的生肉,让这些窑姐们出现了异于常人的能力,难道这就

    是扎巴尔,在最近几年里,对夏思雨委以重任的原因?

    白牡丹继续跟我说:我感觉那个贵人,之所以这么看重夏思雨,就因为夏思雨这个

    能力——这几百号窑姐,只要吃了夏思雨的肉,都一个个变得风骚入骨,变得会伺候

    人起来了,这“国色天香”这么大的场子,都是夏思雨一个人的功劳。

    “她一年得给那扎巴尔赚多少钱?我要是有这么一个能赚钱的手下,我也看重她。”

    白牡丹喝了一口面前的酒。

    我摇摇头,我和白牡丹的看法不太一样。

    白牡丹觉得那夏思雨是因为能赚钱,所以被扎巴尔看中,但我却觉得不是。

    扎巴尔根本不缺钱。

    这个巫门逆徒,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让31号公馆的林志兴和恒发公司的古冰成为川

    西一代顶有钱的那号人物,这个扎巴尔,还能在乎钱?

    如果真是为了钱,扎巴尔也不至于在这几年里,和林志兴疏远。

    赌场赚钱的能力,还是比夜场强很多的。

    扎巴尔啊,他有自己的计划。

    这个计划,应该和夏思雨这个特殊的能力,有很大关系。

    我问白牡丹:你们这些吃了夏思雨小腹生肉的窑姐们,除了不用上岗培训就会伺候

    好客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余的变化?

    “有吧。”白牡丹说道:我刚才也跟你说过,我们这“国色天香”夜场里的窑姐们,一

    个个都像是在旧社会里,没了自由,天天挨人的欺负嘛——

    “对啊!”我说:然后呢?

    白牡丹说道:我感觉我们这些人啊,全部失去了“憎恨”的能力,我们就这么被欺

    负,就这么被困锁在牢笼里,可是,我们不恨夏思雨,也不恨那些打我们的人,我

    们只会怨恨我们自己没用,怪自己的命不好。

    “你确定?”我拧着眉毛,很严肃的询问白牡丹。

    白牡丹点头,说道:真的——我以前被人贩子,关在那“山内集中营”的时候,我天天

    恨得他们不要不要的,我是没能力反抗,如果我有能力反抗,他们站在我面前,我

    能一刀捅死他们。

    “可现在不一样了。”白牡丹说道:我对夏思雨没恨意的,我更加不会去恨那些欺负

    窑姐的卖货郎们,我感觉我这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是!”我说:正常人和你们完全不一样。

    不是有句话么,“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正常人面对压迫、压榨时候,本能

    的反应就是“愤怒、仇恨”,愤怒和仇恨,指引他们的反抗。

    很多时候,人在面对压迫,没有立刻反抗,只是因为“愤怒和仇恨”还不够强烈,亦

    或者对压迫无能为力——但不管怎么样,“仇恨、愤怒”的种子,算是埋下了,不可能

    出现白牡丹那种“完全不恨夏思雨”的状况。

    白牡丹和整个国色天香的窑姐,失去了仇恨的能力,这件事,应该也是和窑姐们吃

    了夏思雨从腹部挖出的生肉有关。

    我心里挺纳闷,这夏思雨的能力,有点奇怪啊。

    带着蛊虫的肉、让窑姐风骚入骨的能力,让窑姐失去仇恨的能力——

    我忽然联想到了一个词“定向培养”。

    我们这个时代,是人类几万年以来,唯一一个“吃得饱、穿得暖”的时代,造就这个

    时代的基础技术之一,就是“定向培养”。

    我们要吃鸡肉,于是鸡肉工厂,定点培养出了“快生肉鸡”,这种鸡的特征,肉多,

    生长周期快,满足了无数爱吃鸡肉人的口腹之欲。

    我们要吃鹅肝,北京许多专门喂鹅的厂家,会切开鹅的脖颈,插入食管,疯狂的给

    那鹅灌食物进去,鹅被强迫吃了它们根本消化不了的食物后,会得“脂肪肝”,鹅肝

    就变大了,变得美味了。

    在这个时代里,养鸡、养鸭、养鹅、养牛,都已经形成了产品线条,这些动物们,

    像机器一样,被送上了产品线,在人类技术的改造下,按着我们需求的方向,定向

    培养,定向改变自己的特征。

    除了这些动物,一个接着一个的大学,也在定向培养年轻人,等出了“大学工厂”,

    再通过流水线,把这些年轻人,输送到社会里各个部门,各司其职。

    白牡丹所在的这个夜场里,所有的窑姐,也都接受了这种“定向培养”。

    夜场需要窑姐赚钱,需要窑姐把服务做好,那夏思雨肚子里挖出来的生肉,喂给了

    这些窑姐吃后,窑姐像是无师自通似的,第二天就成了一个个金牌窑姐,让顾客流

    连忘返。

    夜场需要窑姐接受剥削、压迫,不让这些窑姐反抗,于是,这些窑姐甚至连“憎恨”

    一个人的能力都消失了。

    窑姐们的变化,一直都在朝着夜场需要的方向,进化着。

    “定向培养?”我脑子里琢磨着这四个字,甚至连接下来白牡丹的话我都没听清楚。

    很快,我再次想起了一个词“蛊人”。

    我今天催眠林灵芝的时候,就听林灵芝说起过,说巫门逆徒扎巴尔,一直有一个培

    养“人蛊”的计划。

    他在用曾经苗疆养蛊的办法,来养人。

    莫非,白牡丹,还有整个国色天香的窑姐,都是扎巴尔、夏思雨他们培养出来的人蛊?

    那养蛊,本身就算是一种十分严格的“定向培养”。

    不过,白牡丹她们变成人蛊的法子,和养蛊的法子,不太像啊。

    养蛊走的是让毒虫相互厮杀的路子,但白牡丹她们,则是吃了夏思雨腹部的生肉,

    才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方法上,天差地别?

    我心里念叨——也许白牡丹这些窑姐,并不是人蛊,那扎巴尔的“人蛊”计划,也并没

    有成功,我可能想多了。

    我正在心里否定我的想法,忽然,我又蹦出了一个念头——技术革新。

    曾经的扎巴尔,在31号公馆,建立了“万物宗”邪教,招揽信徒,并且在地下室内,

    做了极其血腥的祭祀场,目的就是为了“养人蛊”。

    但在八年半前,邱继兵所在的阴人组,和扎巴尔以及万物宗邪教发生了惨痛的战斗

    后,扎巴尔销声匿迹。

    我想,会不会这八年半里,扎巴尔改正了“养人蛊”的方法,他看上去销声匿迹了,

    但其实,他“养人蛊”的计划,早就成功了?
    
下一篇   第600章 螳螂人蛊          上一篇   第598章 挖肉喂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