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善水托孤(果冻冠名)-第二卷-阴阳刺青师傅_阴阳刺青师傅全文阅读 bet36体育台湾_亚洲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

阴阳刺青师傅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善水托孤(果冻冠名)

阴阳刺青师傅 >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善水托孤(果冻冠名)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善水托孤(果冻冠名)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8/4/13
    李善水听了我的话,很是感动,说道:于水,没白交你这个兄弟,你是我唯一的倚仗了。

    我讯问李善水:小李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望着空空荡荡的李家祠堂,询问李善水。

    李善水问我:你觉得我们东北招阴人,这两年,气运如何?

    我说如日中天。

    还真不是开玩笑,自从我三年前把天机符给了李善水之后,李善水带着东北阴人,气运反转,他们东北阴人的产业,蓬勃发展,手底下的阴人,钱是越赚越多,名声也是如日中天,许多其他阴行的高手,也都纷纷退出了他们本来的阴行,投靠了李善水的东北阴行。

    这几年,东北阴人是凭什么把生意越做越大的呢?其实这事,一不是因为东北阴人变得聪明了,二也不是东北阴人换了新的赚钱手法,他们搞钱的手段,依然一成不变,仍然是给娱乐圈的明星、嫩模、富婆之类的人来做阴事赚钱。

    他们之所以赚的钱多了,只是因为社会环境出现了一些变化,这几年娱乐产业蓬勃发展,娱乐圈里头的钱更好赚了,一个十八线的歌星,在那房地产的开盘仪式唱一首歌,可能有七八十万进腰包。

    这些东北阴人的客户都变得有钱了,出手自然就阔绰了,几年前做趟阴事二十万,现在就得翻一翻了。

    这也是一种气运的表现。

    李善水和他的东北阴人,气运实在是亨通。

    不过,现在李善水问这个事是图个什么?

    我跟李善水说:你们的气运很好啊。

    “我也觉得气运很好。”李善水说道:我后来让风影,专门试探过我们家族和东北阴人的气运,都是“升龙之兆”。

    升龙之兆,就是好兆头啊,扶摇上天。

    李善水接着说:但没想到,如此激昂的气运,我们东北阴人,竟然忽然之中走了下坡趋势,不,都不算下坡了,算是断层!东北阴人,毁了,毁与一旦了。

    我询问李善水:怎么就毁于一旦了?

    “今天早上……东北阴人兄弟全部到了李家村,都开始准备张灯结彩,搭舞台,准备晚上跳二人转,可是,大家忽然倒地。”李善水说道:所有的人,迅速的变得苍老,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躲得过去,我连忙去检查,看看他们到底怎么了。

    “结果!东北阴人兄弟,竟然迈着腿往屋子里跑,跑进去后,关上门。”李善水说:等我推开门,我发现,屋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善水说道:这个村子里,所有的大东北阴人都来了,可是……全部消失了——东北阴人的积业,就这么没了。

    “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这么多的东北阴人,说没了就没了,怎么可能。

    我盯着李善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东北阴人里面,那么多的阴术大家,那么多的顶级高手,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

    “没了!真的没了。”李善水说道:这件事情,必然有因,我猜测,只有像“天谴”级别的因果,才可能让东北阴人一夜之间坍塌——苍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谴下来,才不分你善恶呢。

    我叹了口气。

    李善水接着说道:消失的人,不光是前来道喜的东北阴人,还有我的家人,我的老婆、亲戚,都不见了!整个李家村就剩下我和我儿子两个人了。

    我一只手握住了李善水的肩膀,说道:小李爷,这天大的事,必然有因果……我一定要帮你把因果,找出来。

    “别!于水兄弟,我等着你和你纹身店兄弟的原因啊,不是让你帮我找出这次东北阴人出这么大事的原因,我自己检查过了——整个东北阴人,气运的根上,被人挖出了一窟窿,现在东北阴人,遭的是天谴。

    到底是何方神圣挖了东北阴人的气运根基,他又是怎么做到的,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李善水知道一件事——谁要来查这件事……谁就得挨上“天谴”,可能得和东北阴人一样的下场。

    “东北阴人,一夜所有的人都失踪了。”李善水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他们都没死,我需要去参悟,我今天就动身,去长白山天池,我开始闭关,要利用我的天眼,找到失踪的东北阴人,找到到底是谁,挖了我们东北阴人气运的根!

    他咬紧了牙关,将手里的小男孩递给了我。

    这小男孩,长得十分可爱,脸型也秀气,最出众的是那双带着灵气、到处咕噜的眼睛,很聪颖。

    李善水说道:我去长白山天池闭关,可能会出得来,可能这辈子就死在里面!于水兄弟,我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把儿子抚养长大。”李善水说道:你当他的爹。

    我想了想,说道:可以,我一定把大侄子抚养成人,并且教他一身的本事。

    李善水笑了笑,说道:真是好兄弟——水子,我跟你说三件事。

    “哪三件?”我问李善水。

    李善水说:第一件事,此子名叫李正阳,我希望他这辈子,正直、阳光!不过现在,我要给我儿子改个名字——哎——今日,东北阴人遭此大难,数百年的积业,愧对祖宗,家族衰落,希望能在我儿子这一代,重振东北阴人祖辈们的荣光吧?就叫他李兴祖。

    我点头,看了看怀里抱着的婴儿,说道:好,就叫李兴祖,往后我和他父子相称,但我不会让他姓于,一定会让他姓李,他可是招阴人家族和东北阴人的唯一火种了。

    李善水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说道:谢谢,谢谢于水兄弟,我说的第二件事,我们东北阴人气运的根被人给凿了,李兴祖不能呆在东北,他要去西南方!西南方,才适合他的气运和生长,就去川西城吧。

    我说这个也没问题。

    “第三件事——我检测气运、天机的时候,我发现,这次可能真是天谴落在了东北阴人的头上,唯一的火种和希望——我儿子李兴祖,可能是个短命鬼,顶了天还只能活到二十四岁,而且只有从小生长在西南城里,李兴祖才可能活到二十四岁,如果换了其他地方,气运不足,可能连二十四岁都活不到。”李善水说道。

    我再次点了点头,说道:阴阳绣,擅长改命,我一定会改了李兴祖的命,让他活得更长,和正常人一样。

    “嘿——改不了,天命难违。”李善水说道。

    我则坚决的说道:只是难违,不是不能违,有机会的。

    李善水叹了口气,拍着我的背,说道:当年火云先生说得对啊,只有你可以帮我——东北阴人消失得差不多了,其余阴行的人,和我都有冤仇,我的小孩,除了你,再也没有任何托孤的可能了。

    “放心,小李爷,我一定视为己出,李兴祖,就是我的儿子,我阴阳绣之术,也只传李兴祖。”我跟李善水说。

    李善水摇摇头,说道:这个就没必要了——李兴祖大概率活不到二十四岁,如果你阴阳绣只传李兴祖,只怕李兴祖早早的一命呜呼,你阴阳绣术,绝门失传。

    “我的阴阳绣,只传李兴祖,是因为我有自信,我能改李兴祖的命。”我跟李善水说道:还是那句话……我觉得天命能违。

    “好兄弟……好兄弟!”

    李善水跟我道了个别,猫着身子,亲了一口李兴祖的脸颊后,穿上了貂子大衣,走出了祠堂。

    祠堂外头,下着鹅毛大雪,鹅毛大雪打在了李善水的身上,说不出的落寞。

    “小李爷,记住了!天命能违。”我双手拢在了嘴边,跟李善水吼道。

    李善水身形顿了顿,很快,他就走了,边走边用他洪亮的声音,说道:水子,等李兴祖成名了,你帮我把着关,如果他小子是个人物,就让他重振东北家业,如果他不是个人物,就别跟他说我和东北阴人的事了,让他安心的走完一生吧!大不了从此东北阴人,只能成为历史中的一个符号!

    “天命能违。”我又努力的冲着李善水吼道。

    李善水笑了笑,说道:天命能违。

    他的眼神中,带着苦涩,我的眼神中,却带着坚决。

    我接着又低头,看着李兴祖,他那双骨碌的眸子里,我预感他一定是一个比我更加优秀的阴阳刺青师。

    一次托孤,一次男人间的承诺,我又望着祠堂外头,再也瞧见李善水的背影了……

    (全书完)

    ps:《阴阳刺青师》完本了哈!老墨有一些话要跟这一年多来支持我的兄弟姐妹们说啦,这些话写在新书的开头,大家在梦想书城里搜索《人间极乐》就可以看到哈!

    pps:老墨新书《人间极乐》已经发布,兄弟姐妹们在书城里搜索书名就可以看到啦,么么哒。(* ̄︶ ̄)

    \s*瓜 子小 说 网 WWw.CweMs.cOM 全\s*文字v手打,v更新v更快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