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苍天不仁(镜中人冠名)-第二卷-阴阳刺青师_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 bet36体育台湾_亚洲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

阴阳刺青师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苍天不仁(镜中人冠名)

阴阳刺青师 >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苍天不仁(镜中人冠名)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苍天不仁(镜中人冠名)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8/4/11
    “你就别管了,咪咪姐说你是阴行的大人物,她配不上你,她走了!她让你好好珍惜陈词,陈词是个好女人。”小姐说道:就说这么多啦,再见。

    我让大保健店的妹子离开了,内心却无比惆怅。

    这三年来,我和陈词甜蜜生活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在窗户上、云影里,望见咪咪的影子——又会从心头爬起一些失落的情绪。

    我们这些人,这三年,活得不错,挺好,但是,也有不是很快乐的事。

    这三年来,我每天都会重复一个梦境。

    梦境里,我看到了一片山坡,山坡上头,全是满山遍野的黑色棺材。

    一个男人的身影,跪在山坡上,朝着天空怒吼:苍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三年,我每天都会做这个梦。

    我也把我这个梦,告诉给了陈词,陈词说这个梦境,应该是一个启示,但它到底在启示什么,就没人清楚了。

    我这三年来,也在努力的寻找这个启示,但是始终没有揭开这个启示。

    而且,这个梦里,那个男人的身影,我十分熟悉,虽然很模糊,整个身形都很模糊,可就是透着一股子亲近的味道。

    我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想不通的东西,我也就不想了。

    这三年来的梦境,我开始觉得奇怪,但后来,也就没往深处去想,好在这三年都已经过去了,我也没什么大毛病,更是没有把这个梦境,放在心上。

    “水子!”

    我在回忆着这过去的三年,抽着烟呢,门外有人喊我。

    我一抬头,看了看门外,喊道:春哥,你干啥不进来?

    “里头油漆味大,你感觉不出来啊?”冯春生喊我出去聊。

    我笑了笑,走到了门外,看着这个正在装修的刺青店,说道:这是秋末帮我张罗的新店,我的第八家刺青店啊,你说这人的命运,也真是奇怪,我早几年,压根就没有想到过今天这样的日子。

    四五年前,我才出来开纹身店的时候,就希望着那个月能努努力,赚个一两万块钱,把家里的生活给搞好,现在呢——这日子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就说现在,我弟弟带着我爸我妈,去欧洲旅游去了,要是前几年的我,哪能拿得出这笔旅游费出来。

    我递了冯春生一根烟,说道:你不是在茶馆里面喝茶吗?怎么跑刺青店来了?我都准备盯一下这个店的装修,然后去找你呢。

    冯春生摆摆手,说他本来是等我去喝茶的,但是他接到了一封请帖,是大事,所以才来找我。

    “什么大事?”我问。

    冯春生把请帖扬了起来,说道:小李爷的儿子,五天之后过周岁,专门请了大金牙带来的请帖,邀请我们纹身店的兄弟,一起去东北,参加他儿子的周岁。

    很多阴人家族,特别看重“周岁”,因为这些家族,都会在周岁上“抓周”,定小孩的前程,要请很多阴人朋友去观礼。

    冯春生问我:去不去?

    我哈哈一乐,说道:当然去了!小李爷和咱们关系多铁,咱们大侄子要抓周了,不去不合适。

    “好!”冯春生说道:那我就把兄弟们,都喊出来了。

    “喊出来!”

    我笑着说:咱们几个,好久也没这么聚过了。

    冯春生说道:那我去把他们招呼过来了,刚好小玲这两天,没有去别的地方玩——就在小雨哥闭关的地方睹物思情呢。

    “正好。”我说。

    这一次,估计纹身店曾经参加过阴人、巫人大战的兄弟,只有陈雨昊去不了东北了。

    陈雨昊闭的是生死关,说闭关二十年,就必须要闭关二十年。

    “来,你把请帖拿上。”冯春生把请帖递给了我,他去联系其余纹身店的兄弟去了。

    我拿着请帖回了家。

    家里,陈词正在做点心,她看我表情和平常不太一样了,问我:水子,你今天是遇上什么事了……这么高兴?

    我跟陈词说,李善水的儿子,五天之后做周岁,邀请我们纹身店的兄弟,一起去了。

    “哦,怪不得你这么高兴呢,两三年了,估计这一次,江湖朋友,聚得是最齐全的了。”陈词清楚我为什么这么高兴。

    不过……高兴的事,还没来,不高兴的事就来了。

    我这天晚上睡觉,又做起了那个怪梦,梦里,那个男人依旧跪在漫山遍野都是棺材的山坡上,对着天空吼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个男人,连吼了三声,猛地站了起来,转过了身子,瞧着我。

    他的模样,我终于看得清楚了——他不是别人,正是李善水。

    我从来没有在梦境里面,看清楚李善水,但这一次,我看清楚了。

    我猛地从噩梦中惊醒,拿出了打火机和烟,点了一根,吸两口压压惊。

    就在我打着打火机的时候,我瞧见,床头柜上,李善水给我发的那张请帖上,竟然留着鲜血。

    我慌忙拿起了请帖,请帖上,鲜血又消失了。

    我心里忽然起了一个心结——我这几年的怪梦,不会启示我——李善水要出什么事吧?可是李善水会出事的启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面呢?

    我摇了摇头,劝自己不要瞎想。

    第二天,我还专门给李善水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他最近情况怎么样。

    李善水喜气洋洋,说一切都好,我的心才落地了。

    离李善水儿子周岁还有两天,我们纹身店的兄弟,一起出发,坐飞机去了东北,去了东北的招阴人家族。

    现在正是东北天寒地冻的时候,招阴人家族,在几座大山之下,我们做了飞机、汽车,最后换成了当地的爬犁进山。

    我们的爬犁到了山上,我却喊当地人停一下,接着我下了爬犁,指着很远地方的一团黑气,询问那个当地人:兄弟,那边是什么地方?

    “那啊?”当地人瞧了一眼,笑着说:那地方就是你们要去的地方啊,招阴人家族,那家族里的人,各个都是大仙,厉害得很嘞。

    我把冯春生喊了过来:春哥,看,招阴人家族,被一团黑气笼罩——只怕,是真要出事啊。

    我又想起了我的那个怪梦,想起了那个流血的请帖。

    冯春生看了一眼,也说道:不祥之兆。

    “走!”我再次上了爬犁,对当地人说道:接着走,走得越快越好。

    “好!”

    当地人用狗拉爬犁,把我们送到了招阴人家族的门口。

    招阴人家族,像是一个村——只是,村里的房子,都是实实在在的古建筑,很漂亮。

    我们顺着村口往里头走,却发现,这个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街上没人,打开了房门的房间里没人,过于阴森了。

    冯春生一瞧,说道:完了完了,真的出事了——招阴人家族也算大家族,人声鼎沸的,怎么这儿一个人都没?

    “走!”我反手拔出了牛角双刀,朝着招阴人家族里头搜去。

    其余的兄弟们,也摆出了战斗姿态,柯白泽拿起了他的琵琶,仓鼠变身成了虎女,陈词亮出了她的金蚕蛊,柷小玲握住了她的钢鞭。

    我们顺着招阴人家族的村子一直往里头走,依然一个人都没看到。

    而且,明天就是李善水儿子周岁了,招阴人宴请天下阴人,怎么说也得张灯结彩啊,可现在招阴人家族,冷冷清清的。

    我们继续往里头走,最后,走到了祠堂里头。

    招阴人家族这种阴术家族,最看中祠堂,祠堂建得也是最大的。

    我们几个,到了祠堂门口,瞧见了跪在祠堂灵位下的李善水。

    “小李爷!”

    李善水转过头,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孩,他朝着我们苦笑,说道:水子,你来了?我一直都在等你。

    “你在等我?”我看到李善水没什么事,我又放心了。

    我询问李善水:我从外面进来了,怎么没看到外面有人啊!村子里的人早早休息了?客人呢?

    李善水叹了口气,说道:客人我都给退了,一个个的打电话,让他们不用过来了,唯独你,我没有打电话,因为我需要你过来,我在等你。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询问李善水。

    李善水依然没有直接回答我,他问我:你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个遁甲高人——火云先生吗?

    我说我记得。

    李善水叹了口气,说道:火云先生用他自己的命,替我们算过命,说我李善水要遭殃,只有你于水,才能帮助我。

    我说是啊!

    当年火云先生的确如此说过——也正是因为李善水信了火云先生的话,才靠着他的地位和人脉,喊来了全国许多高手前来助阵。

    李善水说:以前我没有搞懂那个意思,我以为你于水,把天机符给了我,把那天大的气运给了我,就算帮了我李善水,就算帮了东北阴人——但不是的……也许,在今天,你才能帮助我。

    我盯着李善水,跺着脚,说道:小李爷,你可急死我了……你倒是跟我说说看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把所有的客人都退走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ps:今天两更来得早哈!明天发布刺青的大结局和老墨的新书哈,兄弟们过来捧场哈,么么哒。(* ̄︶ ̄)

    \s*瓜 子小 说 网 WWw.CweMs.cOM 全\s*文字v手打,v更新v更快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