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争气运-第二卷-阴阳刺青师_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 bet36体育台湾_亚洲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

阴阳刺青师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争气运

阴阳刺青师 >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争气运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争气运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8/4/10
    仓鼠回过头,呵斥巫罗他们:你们清楚了吗?

    清楚,清楚,巫罗连忙应声。

    我和李善水,带着人,带着荣耀,离开了闽海灵山。

    仓鼠没有走,她说她是巴国巫人的图腾,往后,她就在闽海灵山生活了。

    除了仓鼠没走,金小四也没走,说他和仓鼠是天生的吃货兄妹,他也留在闽海灵山。

    我点了点头,说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看你们的,便带着其余的人,离开了灵山。

    巫人和阴人的大战,结束了。

    这场战斗,损失了不少的阴人高手,但最后的胜利,留在了阴人的手上。

    闽南的巫人之乱的大局,彻底解开了。

    我们一行人,上了海岸,各自散去,我和李善水,一一感谢这些高手前来助拳。

    其中,四大活佛对我们抱拳,说道:于水师弟,小李爷,这次真是对不住了……扎古王反叛,竟然跟阴人自相屠杀,哎!我们四个人,一定会花尽气力,甭管是天南海北,我也要把扎古王给抓回来,到时候,我会给你们阴行一个交代的。

    我跟转世灵童铃铛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

    “一定会做到的。”

    铃铛很坚决的说了这句话后,和无相尊者、无智法王、莲花生女佛,一起离开了。

    送走了这些高手,我和李善水也分开了。

    李善水想跟我说什么,但是没说,我知道,他是想着我兜里的这块“天机符”呢!

    我回了纹身店,鬼爷和墨大先生都过来了,他们对我拱手,说:水爷,这次厉害了——巫人、阴人一战,彻底把巫人之乱给解决了!厉害,厉害!

    我笑着跟鬼爷和墨大先生说:刚好,我这儿有件事,让你们帮我办。

    “什么事啊?”鬼爷说道:现在巫人之乱都解决了,还能有什么事?

    我跟鬼爷说:巫人之乱平息掉了,但是,又出了一点点小麻烦,那巫人之乱里的气运,不是都到我这儿来了么?这次闽南来了好多的高手,阴行,都是为了觊觎巫人之乱中的气运,现在气运出现了,大家都想要,得争一争。

    “哦!”鬼爷问我:水爷你可有主意?

    我说有,我跟鬼爷说道:你和墨大先生,广发江湖帖,跟这次前来闽南的阴人们说好,就说我在城外夹鼓山的盘山路上,等着天下阴行的高手——大家一起争一争气运。

    “好!”鬼爷说道:谁强谁拿?好办法。

    墨大先生也说这天下的好汉,当然也明白,“气运”这种东西,那是难守的宝贝,谁拿了,都不好过,没实力,看不住。

    所以通过实力来决定谁拿这气运,算是十分公平,大家也能接受的。

    “行吧!”我跟墨大先生、鬼爷说:你们先去发英雄帖,明天中午,让闽南城里的外省高手,在那夹鼓山上等候,我一定会带着天机符过去的。

    “好!”

    ……

    这天,闽南城里其余阴行的高手,基本上都知道我要打着天机符,上夹鼓山,凡是上山的,都可以去争抢气运,只是——这次的争抢,只分高下,点到为止,不决生死。

    第二天中午,我带上纹身店里的兄弟,也带上了许多闽南阴行的人,弄了一个车队,去了夹鼓山。

    夹鼓山不高,以前夹鼓山的山上,有一座大寺庙,特别灵验,许多人都慕名来拜,不过后期,爆出这个寺庙里,有一些丑闻,堂堂正正的佛门之地,竟然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后,整个寺庙的名声毁掉了,就没人来这个寺庙了。

    所以这个山路,也没什么人走了——平日里,难见一辆车。

    这个地方人不多,也是我为什么选择在这个地方,要和天下阴行的人争一争这波气运。

    我带着乌央乌央的闽南阴人,开始上山路。

    山路走了一百多米,在一个拐弯处,我们先碰到了一伙儿阴人。

    这伙儿阴人,是云南的阴人。

    其中,云南阴人大哥跟我拱手,说道:于水兄弟。

    我也跟他打了一个招呼,说道:待会拳脚上见真章——赢了拿走天机符,输了就没招了。

    哈哈哈!

    那云南阴人大哥笑了起来,他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于水兄弟,我们不打算和你们闽南阴行争这枚天机符。

    “哦?”我询问云南阴人大哥,说:那是?

    “嘿。”云南阴人大哥说道:不争了,不争了!我们斗不过你们,你们闽南阴人多横啊,和东北小李爷一起,连灵山十巫都斗下了,我们再和你们斗,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云南阴人大哥又说:我们就是来这儿凑个热闹,给兄弟们一个交代,争气运,不敢争,但是,希望水爷答应我们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我问。

    他说他们兄弟,大老远的来了一次闽南,空手而回,不太像话,他就想从我这儿,得到一个承诺,以后他们云南阴行出了什么事,我能帮他们一次忙。

    我说绝无问题。

    这江湖做事,靠的是面子换面子。

    云南阴人给我面子,我当然给他们面子。

    “那就圆满了,走!”云南阴人大哥带着兄弟们下了山。

    我们闽南阴人,继续往山上走。

    这次上山,我们又遇见了西北阴行、川西阴行、江南阴行,他们的做法,和那云南阴人一模一样,都是直接表明态度,表示不再和我们争气运,气运我们自己留着,他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以后他们阴行有难,我能前去助拳。

    我一一答应。

    后面在山路上遇到的许多阴行,也都是这个态度,估计他们是事前商量好了的。

    冯春生凑我耳边,说道:大家都知道,这个气运太大了,一般人不敢争,真正要争的,只有两家!那夏和小李爷!

    我点点头。

    这两个阴行,势力很大,一直以来,都是排名前二的阴行。

    他们又是都需要气运的阴行,所以争气运的可能性,太大了。

    我们一路上山,在众多阴行,都答应退出气运争夺之后,我们先遇上了那夏的北京阴行。

    那夏带着北京阴行的高手,守在了山路上,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我们也盯着那夏。

    我从口袋里,摸出了天机符,这天机符里,装着这一次从闽海灵山里面捕捉到的所有气运。

    我对那夏说:天机符在此,气运在此,要想抢夺,凭借手段,那夏,拳脚上见真章!

    “放什么屁呢?”那夏盯着我,说道:我那夏就是这么没脸皮的人?

    我不知道那夏在说什么。

    那夏又说:我是缺气运,但这气运,我就是不要,我抢了,就是丢人。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问。

    那夏说他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次巫人、阴人一战,真正的主力,是东北阴人和闽南阴人,其余阴人,帮的忙不算什么——这气运呢,也是打赢了这一仗,才抢回来的!杀敌的是东北阴人和闽南阴人,结果气运到手了,大家就都过来抢?不仁义,也没皮没脸。

    那夏说道:昨天,我牵头了各大阴行的大哥,一起喝了顿酒,一起聊过这个问题,最后大家都觉得,只有闽南阴行和东北阴行,才有资格,吞下这次的气运,也只有这两家,有实力吞下这一次的气运。

    原来这些阴行,集体退出了气运争夺战,是因为那夏啊。

    我给那夏抱拳,说道:夏爷讲究,敞亮。

    “哼。”那夏说道:一码事归一码,这气运,我不和你抢,但是……我那两个北京阴行的兄弟,死在了闽海灵山里头,这事,我得找你说道说道。

    陈雨昊站了出来,指着那夏说道:战斗难免死伤,你死了两个兄弟?我九字军还死了更多的兄弟呢!

    “话不能这么说。”那夏说道:陈雨昊,你的兄弟,都是战死的,我的兄弟,是被活佛偷袭死的!这账,就不能按照你那样算——于水,我这两个兄弟,你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我说道:四大活佛都去寻找扎古王去了……他们若是找到了,一定会通知我,我就一定会通知夏爷过来发落!

    “好!这是你说的,如果我以后得知了消息,你偷偷放走了扎古王,我就要找你的麻烦。”那夏说完,一挥手,喊道:走!

    北京阴行的弟兄,也撤出了气运的争夺。

    那夏走之前,忽然回过头,跟我说道:于水,再往上走,就是李善水小李爷了——他们是一定要拿气运的!你们这可是龙虎斗了,我希望你赢,杀杀那不可一世的李善水的锐气,不过,你们估计也赢不了,但甭管是赢是输,天下的高手,都等着看呢!

    “嘿!”我苦笑一声,跟那夏打了招呼,继续上山。

    山上等着我们的,是东北阴人,我们之间,难道真的逃不过这一战?

    ps:今天来得早一点,两章发布,么么哒。(* ̄︶ ̄)

    \s*瓜 子小 说 网 WWw.CweMs.cOM 全\s*文字v手打,v更新v更快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