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气运宝石-第二卷-阴阳刺青师_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 bet36体育台湾_亚洲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

阴阳刺青师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气运宝石

阴阳刺青师 >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气运宝石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气运宝石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8/4/10
    时间和白衣獠,肩膀搭着肩膀,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一样。

    时间打开了葫芦,让白衣獠喝酒。

    白衣獠却始终不喝,那时间又笑了起来:喝酒好、喝酒妙,一醉解千愁啊。

    白衣獠依然不喝。

    那时间又说:我这个人,生平最讨厌谁吵我睡觉,我在昆仑山里,就有一个读书人,吵我睡觉,我醒过来准备弄死他,却发现那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吟诗——什么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什么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深得我心,我就饶了他!你听听,你听听,人家说得多好,喝酒!

    “哈哈哈!但愿长醉不复醒,李白的诗,就是这么浪漫,我喝。”白衣獠接过了时间递过来的酒葫芦,一口一口的喝。

    两人的身影,就这么缓缓的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内心五味杂陈,我望着白衣獠远走的背影,我轻轻的说道:白衣獠,一路走好!我一定会跟我的孩子、孙子讲,曾经,他们有一个大爷爷,芳华绝代。

    ……

    巫咸死了,白衣獠跟着时间走了,我转过身,也从巫族的地狱里走了出来。

    我再次出现在阴人奇侠的面前。

    冯春生和龙二他们,都过来要和我拥抱,庆祝我死里逃生。

    不过,他们才跑了几步,冯春生忽然拉住了龙二他们,说道:先别着急,这人是水子还是白衣獠,还说不好呢!

    我跟冯春生说道:春哥,我当然是水子了,不然谁还知道你这个人脚臭、打鼾的毛病。

    “可以,可以,别说了。”冯春生猛地冲上来,按住我的嘴,埋怨我,说:我只是让你证明你是于水,没让你揭我短啊。

    “不揭你短,你咋知道是我。”我也跟冯春生笑了起来。

    此时,巫咸已死,血狱也没有了,阴人奇侠已经虎视眈眈的望着包围着我们的巫人,和灵山十巫中剩下的巫谢、巫姑和巫罗。

    李善水指着巫罗,说你们巫人要止戈,我们同意了,却没想到,你们跟我们玩了一手诈降,如果不是五大活佛和于水,阴人得团灭在这个血狱里头。

    “不说那么多的废话,直接干就完了。”

    陈雨昊拔出了插地里的龙神戟,像是猛虎出笼一样,攻向了那些巫人。

    其余的阴人,也都如同猛虎下山,狂热的进攻那些巫人。

    我们被这些巫人,骗到血狱里就不说了,而且,这些巫人,还用灵山长竹偷袭我们,不是灵山十巫中的巫抵,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我们就彻底被巫人阴死在血狱中了。

    现在新仇旧恨一起算,所有的阴人,都想着找这群巫人的麻烦,不杀他们,不足以平心头之恨。

    陈雨昊带着九字军,在巫人之中,势如破竹。

    李善水和他的东北阴人,也在巫人之中杀出了另外一条血路。

    把巫谢、巫姑跳起脚来喊:别杀了,别杀了,这次我们巫人,真的投降了。

    靠!你们开始也说投降,结果来了一招诈降,把我们江湖奇侠坑得尤其的惨,现在又说投降,对不住,就算你真要投降,我们也不相信了,无非是一场大战嘛!杀到一方片甲不留再说。

    我们哪儿会去再听巫谢和巫姑的,只求杀个痛快。

    没有片刻的功夫,那巫人,像是被割草似的,倒了一大片了。

    如今,气势全在我们江湖阴人的身上,而且还带着强烈的仇恨,这群巫人是真的挡不住了。

    在我们杀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忽然,远方的山上,传来了一声虎啸。

    紧接着,我瞧见一头白虎,疾速朝着这儿狂奔。

    白虎跑得很快,没几个瞬息,已经到了我们的面前。

    那白虎很快变了一幅模样,成了一个“虎女”,虎女是仓鼠的第二个模样。

    这来的白虎,就是仓鼠。

    仓鼠喊了一声:别打了!

    阴人和巫人,再次分开。

    仓鼠跟我们说道:如果这次大战,巫人是真心实意的投降,你们愿意罢手吗?

    此时,仓鼠明显是以巴国图腾的身份,站在巫人这边,帮忙说话的。

    李善水想了想,说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你得问问于水那边,刚才血狱之中,九字军被残忍杀了不少人,估计现在,闽南阴人和陈雨昊,怒火难平吧?

    仓鼠接着看向了我,说道:水老板,你什么意见?

    “我也愿意止戈,但是,这群巫人,真的是真心实意的投降吗?”我看着巫罗、巫谢、巫姑三个人,实在不敢再信任他们。

    “只要愿意止戈就好。”仓鼠再次跟我鞠躬,表示感谢。

    她接着看向了陈雨昊,说道:小雨哥,我知道九字军惨死的事,我是巴国的图腾,我在海边,通过冥想,其实能够瞧得见这海底发生的事,当我看到巫族诈降,并且用残忍手段,杀害九字军的时候,我就已经前往这闽海灵山了。

    只是路程遥远,仓鼠才刚刚赶到而已。

    “你也瞧见了巫族的人,是怎么杀我九字军的吧?我得给九字军出头啊。”陈雨昊说道:你是巴国图腾,你给巴国巫人出头,无可厚非,我也能理解,但是……这九字军的事,我也得管吧?

    仓鼠点点头,说道:这事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说完,仓鼠对着巴国巫人吼道:刚才,是谁动了手,在血狱之中伤了人的,杀了人的,给我站出来。

    巴国巫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还是有那么一两百个人站了出来。

    “自尽吧。”仓鼠背过手,说道:我是巴国图腾,你们听我的,自尽吧!

    这些巫人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拿起了弯刀,抹了脖子。

    仓鼠问陈雨昊:小雨哥,这会儿,你的心里,还有气吗?

    陈雨昊也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更加不是那种逞强抖狠的人,他点点头,说道:没气了,我同意止戈,给你仓鼠一个面子,也给巫抵一个面子,既然杀九字军的人都死了,我就不追究了。

    “好!”

    仓鼠看着我和李善水,说道:小李爷,水老板,事已至此,大家罢手吧!

    我依然还是那句话,我问仓鼠:我怎么知道这一次,巫族不是诈降呢?

    “我当然会给出巫族的诚意。”仓鼠说道:这个诚意,也非给不可,不然,你们不会再相信巫族的。

    她指着这周围的闽海灵山,说道:这个山,灵气很足,其实是因为山下,有一粒气运宝石,巫族如果把气运宝石交给了诸位,他们再也没有能力离开闽海灵山,去找你们世界的麻烦了。仓鼠喊道:巫罗,把那气运宝石交出来。

    巫罗一脸犯难,跟仓鼠说:白虎大人,这气运宝石一交,往后这儿所有的巫族,道行都不能再有精进——而且,这个气运宝石,藏着大气运,交出去,巴国巫人的气运,就没有了。

    “咱们这群人,都只能畏缩在这么一小片地方的可怜人,还要什么气运?交吧。”仓鼠说道:如果不交,只怕巴国巫人有灭族之危。

    “交!”巫罗咬着牙,说道:就在祭堂地下,挖开血池,里头,就是气运宝石。

    我点了点头,对巫罗说道:但是我不信你,你去自己去挖!

    我是怕巫族再来一次诈降,哪怕仓鼠在这儿主持场面,我依然有些不太相信巫族的人。

    巫罗苦笑,说道:我们巫人的精神都已经被你们打碎了,不会再诈降了。

    他弓着腰,去了祭坛里,跳到了血池下头,花了不少时间,挖出了一块宝石。

    那宝石闪着温和的光芒,初见,倒是没感觉到什么问题,可说如果仔细盯着这快宝石,很快,我的脑海里面,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画面,我能看到曾经咪咪死去的模样,能够看到我那些好朋友,在巫族的计划之中,一个个离开我的模样。

    我曾经不好的记忆,都复苏了,我甚至还看到了我师父,化作了金甲刺青,扑到了我的身上。

    我赶忙将眼睛挪开,转过头,可我转过头的一瞬间,我瞧见周围不少的人都在落泪,他们都着了“气运宝石”的魔了。

    我猛地伸手,罩住了那块气运宝石,可是,在我的手,刚刚碰触到气运宝石的时候,那气运宝石猛地崩碎了,里头的气运,像白雾似的,弥漫开来了。

    这些气运,也是有灵性的,也打算逃跑,不过,这些白雾没跑多远,我身体里,忽然钻出了一道玉符。

    这块玉符,是在昆仑神洞里,无丑祖师给我的“天机符”。

    天机符可以吸纳气运,本来是无丑祖师送给我的宝贝,让我在巫人之战中,抢到更多的气运,现在,出现他的作用了。

    天机符吸收了气运宝石破碎之后的所有气运,然后,落在了我的手上。

    说来也是奇怪,我是从没打气运的主意,但是最后,所有的气运,竟然全部落在了我的手上。

    周围的阴行奇侠,看得眼睛都直了。

    冯春生凑我耳边,说道:完了,这可是个大麻烦,这气运在你的手里,这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这么多的高手,都看到你于水,把气运收起来了,只怕要出大事啊。

    “恩!”

    我说道:回了纹身店,我自然有办法。

    接着,我又跟仓鼠说道:我们阴人和巫人一战,彻底止戈了,只希望巫人不要再卷土重来,不然天下阴人再次集结,就没有止戈的说法了。(* ̄︶ ̄)

    \s*瓜 子小 说 网 WWw.CweMs.cOM 全\s*文字v手打,v更新v更快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