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金银战神-第二卷-阴阳刺青师_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 bet36体育台湾_亚洲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

阴阳刺青师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金银战神

阴阳刺青师 >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金银战神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金银战神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8/4/10

冯春生跟我们说道:这个血狱啊,应该就是地狱的雏形。

我问冯春生,此话何解?

冯春生说:地狱在人之后才出现——巫人是最早出现的一批有术的人,他们的术,成了血狱,成了地狱的雏形。

这血狱,根本就是地狱。

地狱能灭吗?要能灭,不就成佛了么?

我们说到底,都是凡夫俗子,谁能灭得了这地狱?

能灭的,就不是凡夫俗子了。

李善水也说道——这僵尸,都属于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了,他都挨不住这个血狱,只怕没有人能够挨得住这个血狱了。

除了有佛性的五大活佛。

我盯着血狱,说道:只要能够定住巫咸的位置,我就能破了这个血狱。

我的身上,还背着穆王刀的刺青呢。

“定不住。”李善水说道:我用我的天眼,瞧清楚了——其实巫咸的魂,根本就不存在了,他就是这个血狱,血狱就是他本身。

“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

在李善水和我商量这巫咸的魂,到底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忽然天空中传来了一股声音,反驳了李善水的说法。

结果我一抬头,瞧见血狱的上空,忽然落下了一块镜子。

镜子和一个人差不多大。

镜子才落下,我就瞧见,里头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是过年那会儿,被白衣獠偷走的尸体——逍遥王。

一个是我的师父,廖程鹏。

我师父和白衣獠到了?

“师父!”我喊了我师父一声。

我师父瞧着我,欣慰的笑着,说道:你们能把巫咸,逼到这个份上,实在是厉害!

在场的,认识我师父的闽南阴人,都双膝跪地,拱手喊道:廖爷,好多年不见了,你竟然出现了?

我师父曾经在闽南阴行,那是第一号人物,他在闽南阴行大哥的地位上,当了十几年,很得人心。

就跟我们一起过来的刘老六,也颤颤巍巍的抱拳,喊了一声:师兄。

我师父走到了刘老六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六,许久不见了。

“是好久不见了,但这次再见到,我还以为上次见你的时候,是在昨天呢。”刘老六说道。

我师父笑了笑。

李善水带着东北阴人,都跟我师父抱拳:东北阴人,见过廖老先生。

我师父又笑了笑,说道:我这次,和白衣獠过来,就是为了除这巫咸的。

我走到我师父跟前,跟我师父小声说道:师父,真是没想到,没想到你和白衣獠,会在这个时候,到这儿来。

“嘿!白衣獠是一个喜欢争一口气的人,但他对你来说,真不见得坏到哪儿去。”

我师父这话,刚刚出口,忽然,逍遥王的身体里面,走出了白衣獠。

白衣獠盯着我,说道:廖程鹏、于水,你们别假意恭维我了,我是十恶不赦的白衣獠,我自己做下了什么事,我自己心里头清楚!

接着,白衣獠指着我,说道:于水,我说过,我和你之间,有一场大仗要打的,今儿个,就在这儿打。

“在这儿打?怎么打?”我问白衣獠:这儿地方小,挪不开拳脚。

白衣獠冷笑道,说道:你是我的双胞胎弟弟,我是白衣獠,你是阴阳刺青师,哪能和那些俗人一样,拼拳脚功夫取胜呢?

“那是?”我问白衣獠。

白衣獠指着血池,说道:我们两个人,再次合体,成为双生人,这次,我们拔出穆王刀,攻向巫咸,巫咸死后,穆王刀会选择我们之间的一个人死去,这就叫由命挑命,挑中了谁,谁就去死,公平吗?

“公平。”我对白衣獠说道。

不过,我话锋一转,又说:可是,这个巫咸,谁都定不到他的位置,怎么拔刀?

白衣獠说这儿,的确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定得到白衣獠的位置,李善水不行、我也不行,他白衣獠也不行。

但是,如果我和白衣獠,能够合体,就能够看得见巫咸了。

“我们是镜花水月,人世间任何遮遮掩掩的东西,都躲不过我们的眼睛。”白衣獠说道。

接着,白衣獠又说:不过……我还是得跟你说个实话,我们两个人合体去攻巫咸、破这个血狱,你师父,活不了了。

我一听,猛地望向了我师父。

我师父叹了口气,接着又苦笑一声,说道:我老廖,这些年苟且偷生,活不活下去,无所谓了!但是——天下阴行的积业,不能毁在这儿!我的命,换大家的命,再合适不过了。


“师父……!”

“嘿,徒弟,你是我的骄傲,记住了……如果能活下去,千万不要让阴阳绣失传。”我师父说道:我对你,只有一个期望,就是希望你像当年我培养你似的,培养出你的传人。

“一定。”我给我师父,拜了一拜,同时,给我师父磕了三个头。

这三个头,是叩谢师恩。

我师父慌忙把我扶了起来,看了一眼周围,说道:水子,不要害怕,也不要舍不得师父,阴阳绣一门,出的都是好汉!

我听了我师父的话,内心也无比的坚定了起来,站起了身,走到了白衣獠的身边,说道:师父!我做好准备了。

“好!拿得起,放得下,这才叫爷们。”

我师父让我脱下衣服。

我将上衣脱下,我师父拿出了一根纹针,在我的背后,做起了刺青。

我师父跟我说,这个刺青,是白衣獠的脸。

做完了这个刺青,白衣獠的魂,才能进得去我的身体,我们两个人融合在了一起,我们就是镜花水月,真正的白衣獠鬼。

我点点头。

白衣獠冷笑连连,说道:廖程鹏,少墨迹了,快点做你的刺青,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我渴望夺回我的身体。

我师父快速的做着刺青,没花一顿饭的功夫,我师父的刺青,做完了。

“魂本双生,金甲归位!去!”

我师父对着白衣獠的身体,就是一巴掌。

白衣獠立刻消失了,接着,我的身体里,感觉到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力量。

力量充盈着我的身体,却让我变得十分僵硬,我的身材,在剧烈膨胀,我感觉我长高了不少,也强壮了不少,我瞧见的东西,更加空明。

“双生合体,镜花水月。”

我师父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笑着说道:这才是真正的白衣獠鬼,可破天下虚妄、见各路真神。

“拔刀!”我师父吼了一句。

我的背后,不是白衣獠的刺青吗?白衣獠的人脸,会不会遮挡了穆王刀的刺青,让穆王刀失去作用?

不过,我显然是多虑了,我的手才挨到后背,那穆王刀,竟然乖巧的落在了我的手上。

我曾经在昆仑神洞里面,拔出过穆王刀,但是感觉十分难以驾驭,可这一次,我再拔刀,全然没有那种感觉了。

应该是白衣獠和我合体之后,我的力量,变得十分强大。

我拔下了穆王刀,站在了原地。

我师父欣慰的笑了,说道:我自从推演出巫人有诡计之后,也得知你于水开始入阴行之后,我就料到现在会出现这么一幕,我一直都在给你这个徒弟,做着准备呢,你看这是什么?

我师父吼了一声,也将身上的衣服脱下。

他的身上,做满了刺青。

刺青是铠甲的模样,这些刺青图案做在我师父的身上,我师父像是穿着一件铠甲。

“廖程鹏之血、白衣獠之魂、于水之魂,成金银战神。”

我师父用右手锋利的指甲,对着自己的喉头一划,我师父的伤口处,顿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这些鲜血,都在空中悬浮着,血水流尽后,我师父的身体,也彻底化为乌有了。

他的一切,都化作了面前的这摊血迹。

那摊血迹,很快,流到了我的身上,流到了哪儿,就成了甲胄。

金银战甲。

我把心中的悲愤,化作了力量,我握紧了手中的穆王刀,望着周围的一切。

我现在是镜花水月、白衣獠鬼,我真的能够看到许多连天眼都看不见的东西。

我看清楚了这个血狱。

原来,这个血狱,并不是血狱,而是周围一片黑压压地狱里头的一个“刑台”,我看向了巫咸。

巫咸坐在了地狱的一角,一个高高的、挂满了人骨头的椅子上。

他一只手,撑着脑袋,还在做最后一刻的谈判,说道:我应该叫你于水呢?还是应该叫你白衣獠鬼?

我缓缓走向了巫咸,说道:叫我白衣獠鬼吧!

我现在不是我自己,我穿着我师父人血化作的铠甲,我的身体里,还有白衣獠的魂,我现在不是于水,我是白衣獠鬼。

巫咸说道:你如果走到了我的面前,我自然就输了,我已经挡不住你了,但是,我还是要跟你做最后的谈判!

“没有永远的恨,只有永远的利益。”巫咸说道:我给你重利!世界如果被我征服了,我给你一半。

我摇摇头,继续朝着巫咸走去了。

巫咸又说:我能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最有钱的那个人!

我依然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巫咸继续说道:你是双生的命,金银甲神,是一个仙命,我有办法,让你成仙。

我的身体,蓦然定住了,并没有继续往前走。

ps:两更先到哈!还有一章补更,会在一点半之前到哈。

( ̄▽ ̄)/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