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西域之王-第二卷-阴阳刺青师_阴阳刺青师全文阅读 bet36体育台湾_亚洲bet36体育在线_bet36备用台湾

阴阳刺青师

背景颜色   前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鼠标双击滚屏 (1-10,1最慢,10最快)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西域之王

阴阳刺青师 >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西域之王

第二卷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西域之王

所属目录:第二卷      发布时间 : 2018/4/10

扎古王刚走,那夏指着我和李善水的鼻子骂道,说如果刚才,遵循了他的建议,杀了扎古王,扎古王还能在这儿杀人吗?

我说道:这是一个意外!

“狗屁的意外!”那夏指着那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说道:被掏心的人,是我们北京的阴人,如果换成你们东北阴人和你闽南的阴人,你们两人,还能坐在这儿说风凉话吗?

那夏说完,也不看我和李善水,独自坐在了他死去的兄弟身边。

那四大活佛,也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阴人和五大活佛之间,似乎凭空出现了一层隔膜。

我叹了口气,坐在了铃铛的身边,询问铃铛:我的阴阳绣,为什么能控制住你们身体里的魔性,却没有控制住扎古王活佛呢?

扎古王活佛,现在堕入魔道,逃得不知道踪影了。

铃铛摇了摇头,说道:扎古王师弟,是被心魔控制住了!心魔有两种,一种叫外魔,一种叫内魔,刚才,血池里面,迸发出来的那些恶鬼,都是外魔,外魔污染了我们的佛心,同时也在刺激我们的内魔。

这时候,无智法王说道:我和扎古王师弟,最为熟悉,我清楚,扎古王师弟,有一个巨大的心魔。

“什么心魔?”我问无智法王。

无智法王说扎古王为什么总是喜欢坐在一颗大树之上,那是因为小时候扎古王的命运,十分悲惨。

他在出生的时候,是生在藏北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里,富裕的家庭呢,会请一些家僧,家僧看过扎古王的命格,说这个扎古王,出生会给家庭带来极大的厄运,戾气太重,得从小就送到寺庙里去出家。

于是,扎古王还记不清自己父亲和母亲的长相,就被送到了寺庙里当僧人了。

离了母亲、父亲的孩子,日子过得十分艰苦,扎古王从小,要面临许多人的欺负,打骂,甚至是折磨,可也没任何人能帮他,在那个寺庙里,他是最下等的杂工,什么活都要干,还要挨白眼。

在九岁的时候,扎古王决定逃离这个寺庙,他去了街头流浪,但走了很远,被寺庙的人找了上来,寺庙的人把他打断了一条腿,为的就是报复扎古王竟然敢逃离寺庙。

被打拐了腿的扎古王,残疾在街头乞讨,他受尽了人世间的欺凌和丑恶,他决定,在人生中,完成最后一个执念,然后就自尽。

他有一个什么执念呢?

在寺庙里长大的扎古王,听到寺庙里僧人谈论最多的,就是拉萨。

拉萨是藏人心目中的圣地,所有的藏人,一生最想做的事,是靠着朝拜,去拉萨的布达拉宫,去拉萨周围的神山、神水朝拜。

扎古王这时候,是不信佛的,如果有佛,为何又没有神明的佛,来救他脱离苦海呢?

他的执念,仅仅是“去拉萨”,不带任何的意义,只是这三个字的本身意思而已。

他攀爬着开始了漫长的流浪生涯,他流浪了西藏的许多城市,在某个城市里,有个木匠,瞧扎古王可怜,给他做了一台小车子,那车子,是一个小板车,一块打板子,四个小轮子,就类似我们平常在街上,看到那些瘸腿乞讨者经常会趴着的小车子。

扎古王靠着这车子,靠着双手,真的穿越了千里,抵达了拉萨。

在拉萨,扎古王遇到了一个僧人,这个僧人,是拉萨的高僧,地位极高的怯木法师。

怯木法师在扎古王已经决定自杀的时候,走到了扎古王的身边,关心的询问扎古王,他说他看扎古王浑身灰尘扑扑,衣服破旧,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

扎古王从来没有遇见这么慈祥的人,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还不如把自己的遭遇,说给怯木法师来听。

怯木法师听了扎古王的话后,笑了起来,说道:我愿意收你当弟子,你受尽了人间的欺凌,对你,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你要收我当弟子?”扎古王盯着怯木法师,不敢相信。

怯木法师盘坐在地上,说道:住进布达拉宫,我是世间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这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诗,很美,你在流浪的时候,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当了我的徒弟,你迟早也要成为西域最大的王!我曾经有一个徒弟,叫扎古,扎古慧根卓绝,但却因为横祸而往生了,现在你当我的徒弟,我就叫你扎古王吧!

就这样,本来已经决定在拉萨街头自尽的扎古王,却阴差阳错,成为了拉萨最享誉盛名的怯木法师的弟子。

扎古王正因为这样,才入了佛门。

不过,后来怯木法师在和扎古王一起做一次观想的时候,发现自己这个徒弟,竟然在观想中出现一个奇怪的佛像,不动明王和雪域黑魔竟然缠在了一起。

他也算知道了,为什么扎古王曾经在小的时候,被他家的家僧,说他是一个凶命,会影响家族命运,原来是那家僧,看到了扎古王的雪域黑魔的观想,但那家僧却没有看到扎古王的不动明王的观想。

怯木法师在后来坐化的前一刻,用一身的佛法修为,封住了扎古王的雪域黑魔的心魔。

他知道,扎古王佛性高深,但是魔性也是深种。

这一次,血狱之内的恶鬼,激活了扎古王身体里的魔性,所以,扎古王才忽然堕入了魔道,反杀了几位阴人后,逃离了血狱。

扎古王有最大的心魔,所以这次血狱里,其余四位活佛,都逃脱了堕入魔道的命运,但唯独扎古王……

铃铛跟我说道:这次,如果我们没有死在这血狱之内,我们不管天南海北,都会捉到扎古王活佛的。

转世灵童已经放出这话来了,但是,所有的阴人,都对五大活佛失去了信任,他们绝对不敢把后背,对着活佛,生怕活佛还要反水。

一时间,血狱之内的气氛,非常尴尬。

好在,巫咸在动用血池,污化五大活佛之后,已经进入了养精蓄锐的阶段。

这段时间,大家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之后,也获得了很难收获的喘息机会。

我们许多人,直接睡过去了。

不过,就在大家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四大活佛再次大声念动了《转轮王经》,把整个阴人奇侠,全部给惊醒了,大家全部站起身,又来面对这个无边血狱。

巫咸继续控制血狱缩小,同时,还恶狠狠的吼道:于水,你的阴阳绣,有些神妙啊,五大活佛,竟然只污化了一人?不过,又有什么关系?我再控制血狱,只有四大活佛,扛不住血狱的缩小的。

巫咸说的不是大话,我瞧见,那血狱的边缘,开始缓缓缩小,虽然缩小的速度不是很快,但也能感受得到,时间久了,这血狱必然会彻底缩小,所有血狱中困住的阴人奇侠,依然出不去这个血狱。

这时候,龙二喊道:发丘天官,开棺,放乌骨。

乌骨是发丘天官家族一直雪藏、封印在的僵尸,这个时候,龙二放乌骨出来,是为何?

我问龙二:老二,血狱之内十分狭小,你放乌骨出来,有什么用意?

“水哥,我算看出来了——这个所谓的血狱啊,其实最关键的地方,是那个血池,僵尸以血为生,我放出乌骨来,让他喝光那血池内的鲜血!我看巫咸还能有什么招。

“行。”我让龙二放乌骨。

要说这时候,祭出这一招来,无异于是急病乱投医,可现在,面临死亡威胁,当然是什么招,用什么招?

发丘天官的人,迅速打开了棺材,放出了乌骨。

要说这个乌骨的模样,真的和我们想象中的,差了很远。

李善水说他以前见过僵尸王将臣,将臣身材高大,长相威严,如同天神下凡,但这个乌骨的模样……实在有点特别,身材才一米高,十分矮小,凶神恶煞,长了一长雷神嘴。

这僵尸,凶倒是凶,但平白感觉少了许多威慑力。

那乌骨的棺材彻底打开了,乌骨从里面蹦跶了出来,睁开那血红的双眼,跳到了那血池里头去,疯狂的吸食着血池里的血液。

龙二跟我说,说这乌骨,嗜血如命,见到了血,那一定要吸得干干净净的。

所以,被乌骨害死的人,浑身挤不出一滴鲜血。

现在乌骨去破坏那血池,倒是挺管用的。

乌骨在血池里,吸食着血液,他本来乌黑的身体,开始因为鲜血的灌入,开始慢慢变红。

不过……在乌骨吸食血液半个钟头后,那血池里的血,倒是少了不少……可是……他的身体,忽然充盈得像是一个气球,快速的膨胀了起来。

在他膨胀到了一个点后,忽然!乌骨直接炸碎了身体。

那藏在他身体里的血液,也化作了一团团的血气,在血狱里,到处弥漫。

这些血气,很快又凝结了成血滴,血滴再凝聚成了血河,自己流回了那血池内了。

乌骨对抗血池,转而对抗血狱,已经失败了。

“完了。”龙二看到乌骨僵尸,并没有打出他相应的本事,就被那血池给撑碎了,喃喃了一声。

冯春生看到了乌骨的造化后,跟我们说道:我明白了——这血池和血狱,应该是地狱的雏形。

“哦?”我看向了冯春生。

( ̄▽ ̄)/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